《当今》零报道董总

43
(杨善勇)说到底,今时不同往日了。一身博士的叶新田振聋发聵之讲稿,诚信第一的邹寿汉心无旁騖之说辞,也鲜能佔据网下报章的要角,而是应景穿插內页的墙角,聊作交代,意思意思。
不但这样,董总之爭,磨蹭拖沓,N年有余,时至今日,网上新闻网的《当今大马》,甚至是全程零报道。先辈耕耘的百年华教凋零,一年不如一年,一览无余,迨无异议。
前不久叶邹两人联袂求见首相之事,原是这个国家惊天动地的大课题了。可是《当今》还是零报道。既然这样,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总会副文宣主任黄诗文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这些年月华教的课题,董总的新闻,还有谁会看呢?
2千人照常聚集,或者2万人乃至20万人一起群聚加影董总这一座华教堡垒,说来都没有关係,可是,逾2000名爱护华教的草根,《当今》完全不看,网民也彻底不理。谁理会这一个所谓「华教运动的新里程碑」?
独闢蹊径的黄诗文要怎么詮释就怎么詮释:「根据章程,会议还是不合法的,法庭只是给他召开,没有说会议是合法的。」那么,高庭大法官准予召开的,难道乃是一场不合法的特大吗?
没有关係,甭说洋洋洒洒的黄诗文,就是踌躇满志的新任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到了此时此刻,年轻的那一辈人中,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了。《当今大马》零报道华教零报道董总零报道爱护华教联合会,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说实在,今时的行情,不同往日的市道了。谁不知道,评论董总的文章,读者渐少;华教的点击,每况愈下。
纵然《当今》的记者大事尽情全力报道,也少有市场了。那么,何必呢?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