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华教联合会之真身

29
(杨善勇)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的註册之事,拉拉扯扯,磨蹭拖沓,一波N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位公子皆在新加坡求学的总会长许炳正解说,2015年1月13日,柔佛社团註册局驳回的是Gabungan Pertubuhan Penyokong Pendidikan Cina Malaysia。
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隨后转向全国註册局申请,2月2日获得列號PPM-008-01-02022015的批示,以註册Gabungan Pertubuhan Pendidikandan Kebudayaan Malaysia。
对照之下,当可觉察,两者之间法定名称的迥然不同之处。获准组织的註册,非但少了Penyokong的字眼,也没有Cina的说明;相反的是,这个爱护华教联合会,多了Kebudayaan的环节。
那么,据云遵照註册局指示正名的Gabungan Pertubuhan Pendidikandan Kebudayaan Malaysia之中文译名,浅见认为,当是「马来西亚教育与文化总会」,怎么会是许炳正一再高调自言的「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
纵然我们认可这个单位,確实旨在教育,但是,既顾此名,深思本义,他们奋斗的核心,其实不拘华文教育(Pendidikan Cina)的单一领域,而是马来西亚的Pendidikandan Kebudayaan也。
何况,推敲招牌的定义,字里行间也没有一丝「爱护」之意,不知许炳正口口声声的「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分佈南中国海两岸的拥躉、隨扈和粉丝,听闻叶新田求助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主持公道,要怎么凭此挺身护法呢?
既然如此,仅仅阐明马来西亚爱护华教联合会已准註册,说实在话,恐怕並不足够;许炳正现在不妨公佈Gabungan Pertubuhan Pendidikandan Kebudayaan Malaysia申请书上附上的章节,佐证自己著手筹组联合会的那片初心。
否则,除了坚定不移地维护华教,相关组织自当按照结社的本意,放眼南中国海两岸的教育与文化之传承,顺势为各个组群所属的文教尽心尽力,发扬而光大之,才能显出许炳正这些年月所行的点点滴滴,確实「名正言顺」,不是吗?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