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邹应该选择放下

3
( 杨善勇) 时至今日,甭说两岸各州董联委的立场鲜明,一目了然;就是叶邹大本营的雪隆一地,如今背后也有不同之异见。身处这般的处境,叶新田和邹寿汉的困窘,思之自明,乃至转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代理。那么,叶邹拥趸准备怎么应对当下一言难尽的尴尬?
怎么说,“盛年不再来,岁月不待人”,前前后后,两人也联袂做了十年之久。屈指算一算,年龄已临近耄耋之年,雷霆万钧的风光尝过,一柱擎天的顶峰也成就过,他们还有什么需要留念,继续纠结不清呢?
对对错错,是是非非,如今也该告一个段落。过去领导董总3650个日子的成绩到底如何,当交给后人和历史一一评说。既然如此,面向823特大,“放下”应该是叶邹最佳的选项了。
出席吉打华校董事联合会第59周年联欢晚宴暨第29届理事及三区华教发展工委会宣誓就职典礼,教总主席王超群当下所表达的,也恰是这个意思:教总将予董总主席陈大锦和董总新领导层全力的支持与配合,为华教课题上群策群力,携手共进。
纵然叶邹要是还是有心为这个国家的华教前线服务,参照前人所体验的经验,他们心底想必深切地了解,不管站在哪一个岗位,是否担任什么职务,其实都没有一丝的关系。
董总首席执行长莫泰熙先生(被)退下之后,也是这样。他完全不计个人的得失,也不管奔波两岸的酬报,但以一介“华教园丁”自居,风尘仆仆巡回各地演讲,不正是经典的示范吗?
何况,叶新田终生醉心学术,学问过人,著作等身。不过短暂的七年光景,他一口气赢得海外两间English大学的三个博士。一旦全面退隐之后,想必可以专心向学。
认识这些,同意这点,新任的董总领导,理当参照当年欢送郭全强的规格,着手设立工委积极筹划为叶新田与邹寿汉送行,对他俩这些年月马不停蹄的那些工作,公开表达“谢天谢地”之情,大字写下圆满的句点。
杨泉博士的〈董总纠纷,回归民主法则——谈董总章程的诠释〉所表达的,叶邹当应听之:“叶邹领导董总近十年面临领导危机,最终却被自己团队里的大部分成员孤立,落得对內无法操作会务,对外无法与广大华教团体合作,是该放手了。”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