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和华教岂可沦为殉葬品?

7
(骆清忠)最新的五州董联会要求在8月23日开特大,並取得高庭临时楚令,禁止叶新田及其代理人阻止此特大召开。叶新田先生立即表態尽力抗辩这项法律行动。
假如叶新田先生不这样做,那將是怪事一件!因为在他眼里,他个人的面子和权势是高于一切!至于董总和华教,在他將失去面子和权势时,都必须成为他俩的殉葬品。
十年前,叶邹使很少人能看透他俩的真面目(但並非无人!),因此许多人盲目支持他俩。后来越看越不对劲,他俩的所作所为,是错误也好,是罪行也好,现在回头一看,其破坏都是灾难性和空前的。
董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一核心指导思想,越来越被叶邹的拉帮结派、妖魔化和打击异己所取代,终使董总內分外裂,在单元文化极端分子的一片笑声中让董总大失华教火车头的功能和影响力。
最终,那批被他俩误导的支持者看清叶邹的真面目。出于对组织的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不但承认过去盲目支持他俩的错误,並光明磊地通过组织程序及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要求重选新的领导层。这是一种对组织及华社负责任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行动。通过这种交捧接棒及新陈代谢的过程以达纠正错误及优化组织的目的,根本没必要用丟脸和长脸的心態去衡量。
假如叶邹真的是他俩自称的热爱董总和华教的领导人,他俩就应该虚心地接受多数人的民主裁决,並真诚地接受及支持新领导团队,一如二战后被选民请下台的英国救国名相邱吉尔。
我们不敢希望叶邹还能为董总和华教有什么贡献,假如他俩心中还有一点点民族良知,就请他俩儘快鬆开手,別再捣三捣四,让开条路给別人早点接手清理他俩留下的烂摊子。
再说,无论他俩如何耍流氓,华社是绝对不可能把攸关子孙后代未来的董总交回给他俩。如果硬死赖不走,叶邹最多也只能是二个令人鄙视的无兵司令!
真理越辩越明
真理是越辩越明。再高明的辩手,只要是强词夺理,虽能瞒人一时,但瞒不了一世,最终必狐狸尾巴越露越长。一年多的爭吵声中,傅、叶两派所得的会员支持比,从7比6演变到现在10比2,而且这差距正渐渐地向12比1、甚至13比0移动;而行政团队中,据悉这比例早已达96%比4%。
人心的向背,已一清二楚了。在民心尽失的情况下,华社怎可能把已正常运作的行政团队及顺利进行中的统考预备工作交回给已孤家寡人的叶邹瞎指挥?
而那批过气的前老左及喊打喊杀的华教流氓又能在实际运作的过程中帮上什么忙?原本是轻易可解决的內部矛盾,为什么会演变成董总及华教的空前危机?
是谁把原可轻易解决的问题搬上法庭?是叶邹!是谁把「董教总」这个金字招牌上的「董、教」二字活生生地拆开?是叶邹!
是谁把董总领导到內分外裂?是叶邹!是谁把宝贵的华社资源用来聘请收费特高的巫统御用律师?是叶邹!是谁又把问题搬上社团註册局?是叶邹!
是谁曲解章程的灰色地带及滥用法律程序?是叶邹!是谁恐嚇华社说社团註册官要在8月1日撤销董总的註册?是邹寿汉!是谁大骂马华公会后又灰头土脸向马华公会求救?是叶新田!
这是二个口口声声自称热爱董总及华教的人所应做的事吗?
不!这是二个穷途末路,想在临终前强拉董总及华教为他俩殉葬的华教摧毁者的焦土政策。
如果叶邹俩人得逞,那他俩便成为民族的千古罪人。任何直接或间接促使他俩得逞的人也都將成为民族千古罪人的帮凶。
同胞们!董总及华教已被叶邹引到悬崖绝壁边,任何人都已不能再继续躲在「息事寧人」、「退一步海阔天空」、「明哲保身」这类犬儒心態背后!
假如我们不想成为董总及华教的送葬者,我们就只能立即行动起来,发动一切可发动的基层力量,全方位地通过基层组织,儘快、坚决地把叶邹赶下台!
我就不信有坚韧无比的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生命力做后盾的身经百战的大马华社,会搬不动这两株腐朽透顶的老树!
原载《东方日报》董总和华教岂可沦为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