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求美好将来

22
(司徒瑞琼) 很多年前,我和一群前同事合作撰写了一个探讨城市贫困家庭问题的系列,主题是《城市的日与夜》。光鲜亮丽、广场处处的城市的白天,一切是那么美好向阳,没有一丝污浊。
可是刘蝶广场的那一夜,白天偷窃被逮的小偷夜里上演复仇记,纠众上门砸场。互联网上激辩是种族还是寻仇课题?但深究其中,就如《当今大马》一篇文章所言,这是披上种族面纱的城市贫穷问题。
过去以来,政府对人民是乐于“分族治之”的。马来人贫穷是资源被外来者剥夺,华人控制了经济成为大商家,印度人滥酒不文明,就继续在园丘堕落。这样的刻板印象在各种族内传播,根深蒂固。
但在撰写这系列文时,我们走访槟城大城小镇,访问的对象有无所可依的孤老鳏寡,单亲家庭、半工读照料病重母亲的华、巫混血学生,病重后遭家人弃养,寄居陋巷妓寮的单身女子。
他们都是社会低下阶层,受教育不多,长期受贫困所挠所以家庭问题不断。丈夫嫌弃老婆孩子,孩子不养老父老母,夫妇工作无暇理孩子教育,孩子为生存学坏,恶性循环。
这当中不存在族裔之别,贫穷才是万恶的根源。因为没钱,才要偷抢,有感没有未来,才要加入黑帮,才要收钱搞事。
但谁造就城市贫穷、流氓横行霸道?这是教育不彰、经济不振,贪污腐败,一箩筐的政府问题。当下,绝对是大马立国58年来,最艰苦的时刻,整个国家在政治造成的分裂下,极端主义抬头。
种族、宗教和皇室(3R)是腐败政治保住政权的万灵药,只要遇上政权被挑战,但凡祭出其中一项,必能暂时保权力不坠。所以,全面提升民族的教育、拉拔民族成长,打破种族藩篱不是政客的目标。
可是,他们忘了世界在进步和改变。23岁的马来女青年扎拉,之前不就向副首相喊话了吗?她说,在新马来青年眼中,没有肤色之别,只有贫穷之苦。新生代要的是前景、希望和将来。
扎拉的谈话,在半天就非新鲜课题的互联网上,从一周前一直不断被分享、议论。许多探讨的文章和帖文,更有百万人浏览的记录。许多马来同胞留言,反映本身的困境和对现实社会不满,渴望进步。
分族治之这一招,迟早会被作为大马最大族群、却也最多贫穷人口,但却一心向往更美好将来的马来青年,带头打破,为国家未来带来新突破。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