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视万能,放弃可能

5
(董格宁) 政治,本来乃是一门可能的艺术。想得到的,得不到的,都是可能。没有底线,没有尽头,可能是没有边界的联想:天马行空,就像齐天大圣的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
民联三党熠熠发光的组合,也是这样。审思明辨,似无可能,偏偏结盟了。308之后,505之前,三党的关系,似胶如漆,确是上上的AAA级的。可惜,选前因三方的误解而闪电结合,选后他们也因了解而遽然分开,沦为D级的下等货了。
那么,当下月亮和火箭公开断交留下的残局,应当怎么处理?诸如雪兰莪耐人寻味,如坐针毡的政权嘛……。前往双溪毛濡监狱,会晤党实权领袖安华以后,局内外证实,安华祝福“一牵二模式”,雪州联合政府暂时维持现状。
前所未有的名目,闻所未闻的方式,一切都是可能。政权至上,权在人间;全党动员,全力以赴。总之,就是万万不能失去了雪州这一片大好江山;但是,真的可行吗?
消息说,伊党本次大会的决议,也连带地撕裂了人民公正党的结构。蓝眼之内,因此浮现泾渭分明的“亲火箭”及“倾月亮”两大派系。当中,雪州大臣阿兹敏心无旁骛,另辟蹊径,立场洋洋洒洒,积极主张继续留在民联之中。
阿兹敏所思,阿兹敏所行,说到底,不管是不是为了本身那一席得之不易的大臣权位,可以预见,少了安华坐镇的公正党内部,当下也正在泛起了一连串的涟漪。这个党很快分裂为AB阵线,想必是必然的了。
唯一的小意外可能是,伊斯兰党的高层领导没有料及,党内开明派悉数遭到党选“灭门”,分崩离析的不限民联三党的前景,这个党今后也寸步难移了。前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前不久也暗示,过了开斋节,他将决定个人动向。
这一两个月之內,莫哈末沙布和他的团队,将到全国巡回演讲,会见各地基层的拥趸、随扈、粉丝,搜集民意之后,才会决定是否组织新党,延续他们今后的政治斗爭。
既然这样,伊党B队动向如何,思之自明,自不待言,这里不赘。到了那个时候,90年一举打下,所向披靡的吉兰丹大本营,恐怕也将地动山摇,拱手让出。届时哈迪怎么向列祖列宗交待他的过失呢?
机关算尽,可惜,一再自视本党单飞的万能,哈迪就是不愿正视民联解体之后那一系列的可能,是有利本党的多,还是磨损民联的少。在哈迪的眼里,利弊相衡,需要顾及的仅有伊斯兰刑事法的全面推行。
结果,一时的意气用事,酿成的全盘皆输。非但民联随之马上瓦全,伊党的候选人在马来区以外的玉碎,自然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迨无异议。那么,既然早知如此,哈迪何必当初,自动放弃了政治上所有组合的双赢可能 ?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民联是唇,伊党是齿,唇亡齿寒,不言可喻。现在林冠英咬紧嘴唇,忍痛把牙齿拔掉了,设法赶快另置一颗新牙,以新造型新形象再一次出发。
新民联2.0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不知思想1.0的哈迪是否可能追得上,实在不好说;我们唯有声声祝福,祝愿这一位“自视万能,放弃可能”的长老继续好运了。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