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和气迎新岁 同心协力护华教

73
(董格宁) 董总内戕,兜兜转转,悬而未决。歹戏拖棚,磨蹭拖沓,变本加厉,场景犹糟。放眼一看,满目疮痍,比起那些年和这些年马华n场党争的节操碎地,堪称有过之而无不及。
主席叶新田着手冻结户头之后,原任署理主席邹寿汉所谓“董总还有超过千万令吉可动用”云云之虚虚实实,有目可见,思之自明;各造读之无限唏嘘,迨无异议。
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早前披露,董总8个银行户头一度动弹不得,余下的零用金和备用金户头,只作预支及紧急备用。而且,两者存额,微不足道,杯水车薪,自然不能应急了:
“行政部在联昌国际银行的‘零用金’已没有金额,‘备用金’用作维持费,水电费、网络费、电话费,只有6万令吉,不足应付维持费;华侨银行的‘预支及紧急备用金户头’也不足2万令吉。”
适逢月底,仅是共达44万令吉的百名职员月薪,早见捉襟见肘。职工无粮可出,如坐针毡之下,他们怎么工作,大家如何做事?记者会上,孔婉莹所举之例,读者想必感同身受:大约三分之一的行政职员都必须摊还车贷、房贷或教育贷学金。
是的,董总乱局酿成的燃眉之急,一目了然:个人的开销,家庭的煎熬,日常的运作,统考的筹备,错综交加,百人怎样专心处理个人和职场的锁锁碎碎?最终,这一场乱局,连累的何止是叶新田一人呢?
仅是考试局未来4月的工作项目、开销以及作业费,总额高达109万8586令吉60仙。截至6月24日,统考试卷的准备,已经印刷的科目有8,仍有27科排期处理,包装尚未完成的另有29科之多。
到了此时,事情还不清楚吗?叶邹纵然想要继续个人的权力之争,岂可把独中的前景,学生的未来当作轮盘上筹码呢?可惜,好事之者,唯恐天下不乱,乃至趁势添乱,在网络和街头闹事。
董总中央委员陈纹达乃至在个人面子书上把董总81名职员,6月18日发表〈董总行政部职员告社会大眾书〉的那一张新闻照片,篡改为祭奠之留影;何止“製造对立和分化,严重打击同事的工作士气和维护华教的决心”?
陈纹达岂没听说《菜根谭》的那一则金玉良言:“一点不忍的念头,是生民生物之根芽;一段不为的气节,是撑天撑地之柱石。故君子于一虫一蚁不忍伤残,一缕一丝勿容贪冒,变可为万物立命、天地立心矣。”
怎么说,时间是珍贵的,资源也是。尽管秘书长傅振荃报告,目前已有多个华团领导紧急献捐,已为董总筹集一部分行政开销。但是,华团何须如斯动员,多忙一场?
何况,市场萧条,百业艰辛,谁不知道?甭说500万,想要完成筹募大任,恐怕也大容易。思虑这些,解铃人尚需蓄铃人,解冻人也自然多得叶新田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了。
所幸得道多助,既经多方沟通,个别银行经理总算愿意放行,董总名下两个户头重新运作。岂料叶邹二人,仍在磨蹭拖沓。事情是否因此节外生枝,实是难以评说。
不管怎样,漫长十年的领导,也实在足够了。是是非非,今日不能定夺,唯有交到历史评断。时至今日,叶新田心里如果仍然尚系一念华教,理当折返,重现他在新年献词的高调:一团和气迎新岁,同心协力护华教。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