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侵蚀的和谐

32
(颜健品) 虽然今天的马来西亚并没有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但我国社会里存在的伊斯兰主义却非常强烈,潜伏着的宗教极端意识,有意无意地在民间涌现,使大马多元种族及宗教文化的国家核心价值已被侵蚀。
往往贯彻极端宗教主义的人,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政府机构的公务员。从最近穆斯林斋戒月引发的双溪大年国小“喝尿论”风波,充公学生的十字架项链,以及数宗非穆斯林民众被指“衣装不整”被拒入政府机构事件,都反映出有人在推崇宗教主义。
虽然这些事件看似冰山一角,但却足以反映事实存在,因为我们鲜少见政府对付这些小拿破仑,特别是在国民学校及政府机构,都可看到一些公务员试图将伊斯兰宗教教义的价值观,硬套在非穆斯林身上。侵犯非穆斯林权益的事,原本就不该发生,而我们相信在国内应该有不少类似案例,只是没有爆发出来。
说穿了,这是一种打从心里的歧视,一切对他们而言,似乎已理所当然?为什么今日的大马似乎在倒退?在迈向2020年宏愿国目标之际,我们还要消耗多少精力,处理这类歧视纷争风波?
解决种族或宗教歧视的矛盾问题,理应从教育开始着手,但很多时候发生的类似摩擦风波却是源自学校。原本传输教育的场所,却因为不负责任的极端主义教职员做了错误示范,导致下一代接受错误的价值观,种下国民不和谐的恶果。
事实上,非穆斯林群体也是国家的资源,基本权益理应该受重视,特别是在多元种族社会背景的国家,各族人民更应互相尊重,而大马的文化本就是靠多元种族支撑起来,各有各精彩;在情在理上,身为主流族群者更应该维护少数的族群,但今天的情景却本末倒置。
尽管我们有可保障各族群权益的宪法,然而实际上却形同虚设,因为政府在推动国民团结方面并没坚决立场;从过去的种族纷争风波所见,政府没认真看待及处理种族关系日益疏离的问题,而这当中最主要的原因,相信是被种族政治驾驭所致。
其实,非穆斯林国民要的只是互相尊重,难道这是奢侈的要求吗?而事实上,非穆斯林在很多政策及课题上,都以中庸的态度来应对,甚至做出妥协来维持国家和谐稳定,但遗憾的是还是有种族极端分子,不时以宗教主义来分化国民团结。
原载《光华日报》被侵蚀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