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和平共存

17

(慕容公子) 国大党“死”了没有,这就和民联的生死,或董总的存亡,皆是一样的,其间没有太大的分别。有说人為财死,鸟為食亡。

这个道理,就是国大党必须先死过了,才能重新活下去,这也符合置之死地而后生之道。

不必问:伊党死了没有,当权派在党选大获全胜后,清除了亲民联的开明派,伊党的神权就更有生机。

同样的,民联的两脚不会升天,这双改朝换代的脚,仍然还是要迈入布城的。

其间,不过是换了盟友,找了共船渡,共枕眠的新欢而已。

所以,民联死了旧爱,有新欢来投怀,今日此门,桃花依旧笑春风。

董总的生死情况,也大致如是,总会有一番生死离别,才有柳暗花明之机。

在董总的大门内,马华的董事还多过华教的斗士,不经一番乱局,哪来天下一统?!

天下就算太平盛事,也必然会有事,不必等到“民不聊生”才会革命起义。

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两个世皆有当权派和改革派。

当你非议我的不是,我必议你的罪状,这是“战争与和平”的对立,一直抗争又共存于天地之间。

国阵巫统面对内忧外患,不是一个“老人家”的逼宫,而是物必先腐而后虫生。

民联还没迎来盛世,先中伊病毒,当然要去清肠胃和解毒,才能去粪而土,土而生金。

董总也一样,斗士和董事之间,斗士而不懂事,董事而不斗士。人為的乱世,自然“死”一个才能“活”一个。

至於国大党在“乱”些什麼呢?

有道一山不能藏二虎,其实,山中有老虎,老虎成群,乃自然生态,小孩儿都会唱“两隻老虎”跑得快的歌曲。

国大党经歷了“和丰之狮”30年之久的统治,才能去狮吼而虎啸。

但是国大党的新虎王巴拉尼威,或许不為“山林之主”所喜,才会出现一山二虎之局。

巴拉尼威还是国大党的主席吗?

就像问叶新田还是不是董总主席,一样的有问题却没答案。

当苏巴马廉自称是国大党新主席时,原任主席巴拉尼威必须号召一场党大会,宣称他本人才是“货真实价”的主席。

国大党的两只老虎,都自称是“主席”的时候,不必问谁才是新科虎王,只须问猎主巫统!巫统就是答案。

原载《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