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千古罪人

34
(子富) 被傅派撤换的董总主席叶新田说,他不怕被别人冠以“华教千古罪人”的罪名,坚持冻结董总银行户头,是为了避免董总从华社捐募而来的基金被有心人挪走!他说,如果有人说他是“华教千古罪人”,为什么不想想,他是因为担心户头的存款被挪走,才不得不这么做!
谁是“华教千古罪人”?不是叶派说的,也更不是傅派说的,广大华社心中自有把尺,会不会认为两造都是“华教千古罪人”?自会作出判断;再大的争端,也总有平息的一天,待事件一切都平息后,争端的真相与源油,也会一一浮出台面,届时,历史也会作出公平的判断。
总之,董总纷争的愈演愈烈,到现在叶新田及邹寿汉被撤换,以及叶新田冻结董总户头,已经导致董总蒙羞、华社蒙羞及华教蒙羞,让华社在其他民族同胞面前抬不起头来。大家都把时间耗在内斗上,统考文凭承认的争取,更是满途荆棘,增加变数及遥遥无期。
对全国独中统考文凭的争取,自第一位马来同胞领袖,也即是本州首席部长阿迪南站出来公开认同独中教育在为国家作育人才所作出贡献,并说,如果他有权力,他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后,对承认统考文凭的争取,已经增加了许多利好因素。
按理,董总应打铁趁热,把重点放在承认统考文凭争取上才对,主动的与教育部长慕尤丁接触,了解他口中所说,影响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之“特定课程纲要”是什么?寻求途径把僵局缓和,最终达致争取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目标。
但令人遗憾的是,却把所有时间耗在没完没了的内斗上,甚至还上演了一幕让马来西亚华教史留下永不磨灭污点的流血事件。
董总领导均受视是华社精英,闹到今天令全体华社丢脸的地步,现在让人关心的是,户头遭叶新田冻结后,是否会影响到年杪的统考及师资培训计划?
根据报导,董总仍有两个户头没有被冻结,一是“零用金及备用金户头”以及“预支户头及紧急备用金户头”。
遭傅派撤换的署理主席邹寿汉说,他和叶新田不知道这两个户头有多少存款,因为他和叶新田已经两年没看过结存,不过相信有超过千万的存款!
作为主席和署理席,对董总的财务状况应了如指掌才对,两年没有看过存额,确非常不可思义!这怎能不叫华社对董总的前途忧心忡忡。
董总的纷争不应影响行政部,行政部的人员也不可去涉及这场纷争!不管是谁,如果导致董总的行政瘫痪,影响到统考,谁就是“华教千古罪人”,必将留下千古骂名!
原载《国际时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