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翅蝴蝶要怎么飞

8
(苏德洲) 我很欣赏伊斯兰党领袖一直以来的坦白和直率,对党的目标与决定不会畏畏缩缩,对内对外从未隐瞒,尤其在推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决心,也是掀开底牌让行动党领袖清楚知道。
伊党领袖从未害怕过行动党知道伊党的终极目标后会翻脸,反而伊党领袖早已做好准备和行动党断交,甚至与行动党提出“离婚”,伊党当初最怕只是行动党知道后装不懂而已。
伊党与行动党断交,正如伊斯兰党波各仙那区国会议员兼宣传主任拿督马夫兹所说,伊党与行动党的断交决定,已难以“U”转。可想而知,伊党领袖已不像过去般期望行动党“回头”与伊党站同一阵线。
伊党与行动党断交,公正党陷入“夹心人”尴尬处境之中,公正党领袖从伊党或行动党之中二选一,对公正党领袖也没有任何好处。这等同不会游泳的伊党和行动党同时间掉入河内,公正党要先救谁的道理是一样,这是极难抉择。
民联三党都有内讧,或党员扯后腿,同时三党同床异梦早在伊党坚持提呈伊斯兰党刑事法时就浮现水面,就算行动党如何辩驳“同床异梦”的说法,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行动党一些领袖指三党继续留守民联的话,前提必须改变合作模式,但今天有了不欢的局面,谁人都没能担保改变合作模式后,一切就会顺风顺水,因合作的摩擦还是会发生。
如果公正党与行动党筹组新民联,吸纳伊党开明派人才,这一情况的后果更遭,来届大选多个国州议席肯定出现多角战,在分散票数情况下,国阵渔翁得利。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而言,行动党在伊党的眼中早已是一文不值,在巫统眼中也是如此,否则巫统不会三番四次“传出”巫伊联合政府的建议时,当时首相纳吉也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对联合兴致勃勃,相反的,过去在林吉祥以个人提出建议行动党与国阵成员党合作组政府时,巫统反而看似兴致缺缺,一笑而过,没把这建议当作一回事。当然这里我们也不否认,巫伊联合政府的建议只是是国阵的政治议程。
目前民联就像断翅蝴蝶,翅膀都断了,要怎么飞,如果行动党选择单独破蛹蜕变,那么一切就得重头来过。
 原载《光华日报》断翅蝴蝶要怎么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