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马华暗搞董总?

29

(杨善勇) 董总之乱,罄竹难书,一言难尽;祸根何在,眾说纷紜。记者会上,主席叶新田发表〈董总致华教同道暨社会人士书〉,自詡「他们忍辱负重不是软弱,只因为他们知道肩负的责任」云云。

凭借所在,自然是「728华团大会通过『反对教育大蓝图』不利华教条文的抗爭运动,绝不能在傅振荃等人,眼花繚乱的著意干扰下模糊了焦点,更不能因此影响到今年统考的顺利进行」。

是耶,非耶,歹戏拖棚的演绎,谁是主角,谁是歹角?既然叶新田大力承诺「对各界善意和建设性的批评,我们將一如既往虚心聆听和深刻检討,绝不辜负华社的期待」,我们自然应该將之列为一个好人了。

网上的部分网民,街头的一些草民,所持之见,也是这样,乃至传出马华公会確是本案的幕后导演。此事说来,纵有可能,浅见以为,一旦评估马华「绝代双骄」在內阁残剩一又十分之一的部长,纵然廖魏有心,自顾不暇,哪还有余力暗中搞局?

就算確是如此,回顾10年以来的一系列咄咄怪闻,我们犹是不解。如果確是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的佈局,为何倾马华的教总领导和全国华小校长职工会,不能继续埋伏在董总的家门?

那么,叶邹所扮演的,毕竟是什么角色?假如他们確是不愿遵照马华高层的遥控,而和魏家祥对著干,当年何以举刀砍掉曾在內安法令被扣的华教大功臣莫泰熙先生?

战友接连成敌人

同理,若叶邹的一意孤行,確是为了抵挡马华的渗透;他们怎么解释当初不顾民意,开铡解聘新纪元院长柯嘉逊博士呢?谦谦君子的柯博士,半生都在为民权奋斗,本来就是华教的「自己友」,叶邹何以回马一枪?

跟著下来,自然是大事抹黑前任林连玉基金主席的杜乾焕博士,讽之以「英文人」了。杜博士从政以来,身任檳城行政议员,维护华教的口碑之佳,建树之多,檳威两岸皆知;董总当权领导何以也把他当作敌人?

还有谁人?留华同学会,亦也曾遭到叶邹修理。这一幕,要是也是因为马华之过;我们怎么看待留华同学会主席陈志成,曾在黄家定上任总会长,赠之以「部长不做工,就应该辞官,回家种蕃薯」的金玉良言?

不啻这些,2009年3月7日废除数理英化游行,董总闪闪躲躲;2012年黄绿匯合的428集会,翻看档案,自可觉察董总当时的行踪。2011年709净选盟2.0人民集会呢,董总代表何在?2013年,纳吉首次出席董总团拜上,还记得叶新田当日怎么说?《东方日报》报道「叶新田说,他在纳吉上台一同捞生,向纳吉表达华社的期盼,惟首相表示今天是团拜,应该高高兴兴,所以不討论这些」。《当今大马》的新闻,也提及叶新田受询此事不愿正面回应,反问记者,「这个……你们说呢?」

所以,你们说呢?这么回顾,矛盾自见:设想叶邹確是决心维护董总主权的最后防线,《东方日报》记者张訏萍君的〈白小八年风雨〉,原为独中高一下册课文第二十课,何以撤之?

好了,现在事情搞到一发不可收拾,堂堂董总举目无亲,叶新田这才遽然怀念「毕竟在过去许多年来,我们曾经为华文教育並肩作战过,也曾经愉快合作共事」的陈年旧事,可还来得及?才不久前撤掉首席执行长孔婉莹,叶新田似乎也忘了,改口说道:「在捍卫和发展大马华文教育的大前提下,任何的矛盾或分歧,都应该遵循处理內部矛盾的原则,互相尊重的基础上,通过董总的会议机制和理性討论,寻求妥善的处理和解决。」

这到底是怎样一种「遵循处理內部矛盾的原则」?增江北区小学校方的董事委任,確然全是马华搞鬼,本著「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难道不能本著「互相尊重的基础」,妥善解决?

要把马华拖下水

对照魏家祥5月8日发自北京的文告所示,读者犹能看出蹊蹺处处:「这位领袖胡乱指责,莫名其妙!他拥有超强的幻想力,但同时也是对影子打架……我理解有些人很想借董总纷爭把马华拖下水,以便转移视线……」

当然,外人可以继续合理怀疑「马华根本没有意愿介入他人事」,但是,经此一说,当见江湖这些年月一再风传魏家祥暗搞董总之说,恐怕交加个人想像;否则,怎么解释叶邹何以向华教阵线的盟友,逐一排队开刀?

是的,儘管爱因斯坦说过「知识诚可贵,想像力犹佳。」(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可是,叶邹难道不知,想像力到底不能捕风捉影。岂可为了恨及和尚,也厌及袈裟;偏把魏家祥想像成千里迢迢,隔空发功的大师?

原载《东方日报》想像马华暗搞董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