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不倒 · 网媒吃草?/ 林文彪

日前在吉隆坡举行的一项新书推介礼与题为《独立媒体,从句点延续》的讲座会,主讲人有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版主编林宏祥、槟城研究所新进研究员黄进发博士等。

令人纳闷的是,从讲座的命题来看,应是探讨所谓的“独立媒体”往后如何发展的议题。从《当今大马》聚焦的报道内容看来,该讲座会却集中火力炮轰《星洲日报》。非但离题,还避重就轻,不愿正视网络媒体本身的缺陷,尝试从跌倒的地方再站起来,却死性不改,鞭挞主流媒体来泄愤。除了能对个人压抑的情绪起到疗伤作用之外,对网媒如何“从句点延续”的探讨,毫无建树,句点还是句点。

《独立新闻在线》停业,其经营者似乎有意无意归咎中文读者支持《星洲日报》,没有把订阅《星洲日报》的报费转嫁到订阅所谓“独立”的《独立新闻在线》。若按照这些媒体人理论来探讨“独立媒体”的前景,岂不是《星洲》不倒,《网媒》吃草?

林宏祥发表演讲时表示,主流媒体,特别是中文报章,过去都非常喜欢标榜自己是中立客观,然而这所谓的“中立”往往都只流于表面。林宏祥也说“很多人会提出说,某些报纸都是有立场,背后都是有议程的。”

为什么林宏祥不敢“自己”说,而必须毫无根据地借“很多人”的口来说自己不太肯定的指责呢?这种藉"很多人"以自重的鞭挞,本身就没有独立和中立的论据。

这令人想起不久前“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在一场讲座上提到“80%华社看《星洲日报》”的说法。如果视《星洲日报》为离经叛道,非置之于死地不可,丘光耀也得承认《星洲日报》获得80%大马华社的大力支持这个事实。

《独立新闻在线》的前编辑林宏祥怎能不正视80%华社宁可支持《星洲日报》,也不愿意花钱订阅《当今》及《独立》配套的真正原因呢?

《当今》及《独立》是否不愿意其读者兼看《星洲日报》,避免其读者有机会与主流媒体对照新闻的呈现方式时,发现网媒的偏颇、既“不中立” “不独立”呢?假如《独立新闻在线》果真独立和有深度,有麝自然香,何必在自取灭亡之后还哀怨敌不过她心目中的竞争对象是其中一种死因呢?

另一名主讲人黄进发目前已被收编在行动党研究机构旗下,这个时候也谈媒体大方向,令人喷饭。他为网媒索讨求生之道,认为要得到好资讯必须付钱。

黄氏的理论虽然仍有争议,但却值得林宏祥反思。如果《独立》提供的是大马华社非看不可的“好资讯”,为何大马600万华裔却养不起《独立》,不愿付费订阅?即使要责怪80%的华社没有慧眼,那另外20%呢?别说20%,就算有2%华社订阅《独立》,《独立》今天就稳健上岸了,还需熄灯吗?

如果,《当今》及《独立》传播的资讯都是出於尊重言论自由,没有立场,背后都是没有议程的,她需要删除几乎所有尖锐异议的留言吗?

任何人要求媒体立场中立,本身就具有立场,欺望对方融入本身的立场言听计从,这就是当前一些网媒找不到狼狈为奸的自己人时,恣意攻讦主流媒体以抬高身价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