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在召唤……

22

(李耀明)一名无与伦比的煽动者叫嚷,要焚烧它。一名前州最高行政长官喊道,它超出自己的管辖权。最后,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说,这批圣经是属于基督教徒的,并表明自己的意图。

上星期五早上,351本马来文和伊班文圣经由雪州回教理事会主席拿督阿兹依沙,归还到代表砂拉越联合教会协会的主席拿督波利拉柏大主教,由雪州苏丹和大臣阿兹敏见证。

包括国阵成员在内的许多人赞扬阿兹敏的决心和政治敏感度,为这出不受欢迎的闹剧带来可接受的结局。虽然阿兹敏的确切角色不太清楚。但种族和宗教顽固分子可预料的批评和点名行动已经开始。

相当清楚的是,没有王室的“推手”,事情不可能无阻碍地进展。可见苏丹平衡了他雪州回教领袖和人民元首的角色,未分开考虑。

《马来邮报》引述内部消息称,王室主要是送出明确信息,即必须尊重回教、基督教和其他宗教。赞美上帝!

国民型学校

国民型华文小学(华小)和淡米尔文小学(淡小)在我国独立前就已存在,并且是国家教育系统的一部分。我国小学生有略多于20%在近1400所华淡小上课。非华裔华小学生稳健增长,目前达13%。

大多数位于城市的华淡小学生爆满,原来在园丘的华淡小则有学生不足的问题,这是自然的现象。

绝大多数毕业生到国民中学(国中)或国民型中学接受中学教育。他们能进入的华文媒介中学(独中)只有61所。有意进入国立大学的学生,必须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我想,这已很好地涵盖国民意识的理念。

不过,批评者继续把华淡小说成是国民不团结的主因。顺便一提,华淡小是依照国民小学(国小)的课程。

因此,这些诋毁者所不悦的一定是语言。当然,到处都有狂热人士及其同类,但让我难倒的是,所谓“国民主义者”继续反对华淡小。通晓经济语文只会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就像英文已帮助我们获得知识和全球通讯。我国首相很久以前就决定让他在学龄的孩子拥有优势,因此送孩子到北京去。

有充分的历史和时事可得到教训,共享类似的语言、种族和宗教不是和平和善意的万能方程式。公正(特别是在公平的经济机会方面)才是核心要素。

目前我只希望负责任的媒体不应为愚蠢的意见提供空间。观众可能会认为那些看法真的有某种吸引力。

我们奉行世俗体制

上诉庭对变性人变装的裁决,掀起极右派的轩然大波。联邦法院前首席法官敦阿都哈密就在这个时候说,它可能为鸡奸甚至同性婚姻合法化铺路。性别认同失调(GID)是上诉庭裁决的核心,和宪法对他所恐惧事物明白阐述的事实,这名前首席法官显然不懂。

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伊布拉欣以充分得体的方式表达了他对“愤怒法官”的震惊。

再益坚定的态度和不妥协的公平竞争意识,与严重政治化的环境不一致。如果首相能倾听他的话,会有无尽的好处,大马可摆脱这种疯狂的过山车之旅。目前,国家和人民应该感激再益继续不断和相当令人信服地大胆发声。森美兰政府正向联邦法院上诉,并称州回教法庭正从严格的宗教角度看待案件。

在联邦层级管理回教事务的大马回教发展局(Jakim)已宣布,有意成立平行的回教法庭体制。要那么做,就必须修改联邦宪法,因为回教法庭的概念必须重新设定。

我还是感到迷惑,为何实施或建立回教法的热心,更甚于推广和灌输其价值观。我倾向于后者,因为根深蒂固的信仰,通常会在宗教事务中打破“猫捉老鼠”的布局。

我们奉行的是世俗体制,并强烈灌输回教主导的良好价值观。它的表现一直很不错,而且只要严格遵从法治,还能继续如此。

 

附笔

我的皇家湖滨俱乐部会友纳兹尔,1971年进入槟城圣芳济中学读中一。学校小教堂是他最喜欢做功课和温习书本的地点,因为那里最安静。

作为班长,他多次在星期五留校整理级主任的记录。不变的是,接着的星期一,捷克修士约翰‧舒列克总会问他星期五是否有进行义务的祈祷。积极参加班级和学校活动的纳兹尔,与所有教课的修士都很熟识。他坚称,任何时候都未曾有让他改信天主教的丝毫诱惑。

他会说起这事,是因为我问他,是否介意出席我长女明年1月的教堂婚礼仪式。

我问另一名好友三苏阿克玛类似的问题。他开头一句“为什么你要侮辱我”之类,结尾一句“我当然不介意”。

然后,我渐渐明白,针对回教阴谋论的连续报道,已经影响我对回教徒朋友的想法,真该死!

李耀明 (作者拿督李耀明在报界和通讯行业服务超过35年,曾是《新海峡时报》专栏作者,目前为《马来邮报》供稿。他曾在首相署大马创新机构(AIM)担任策略性通讯顾问。)

原载《南洋商报》理智在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