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残留505之痛 哪能容许火箭催叫

20

(慕容公子)哈迪终於开腔了,聂老跟著帮腔,伊党的当家决策人要不要“出席”民联三党的最高层会议,哪需要火箭人三请四催,又说三道四的!

伊党头子哈迪不是耍大牌,亦非要“吊”起来卖,而是隨著撤换雪州大臣“离奇曲折”的爆发,又有欠圆满的平息后,民联三党“平起平坐”的格局,起著“互相猜疑”的微妙变化。

民联三党的“心病”固然需要心药医,但哈迪的一颗心,不只移位还出墙。常言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当三心变二心(也就是三心二意),老哈迪再怎么说,也不想对民联掏心掏肺了。

哈迪“缺席”民联的高峰会议,不是重点,更关键的是,哈迪是以“王者回归”或是“不足言勇”的重现江湖。

哈迪“出席”民联三党的会议,带著赴会“鸿门宴”的氛围,伊党的一把圆月弯刀,必须面对公正和火箭二支纵横的倚天剑。

其实,伊党的“代表”从没缺席民联会议,那是伊党羊头掛帅之策,真正乾坤独断的哈迪,不能以身涉险,必须留守伊营方能决胜於千里之外。

民联今日之危局,始於上届505大选“改朝换代”之败,入主布城之梦难圆后,三党沮丧之余,已无心亦无耐性坐下来,以民联精神、规划与部署,臥薪尝胆以图下届大选以竟全功,完成改朝换代之大业。

有言:革命未成,有待努力,民联三党无心恋战之下,或许淡忘了民联三党在505大选所贏取的国席,比308大选略胜一筹。

民联无疑在国会进一步拉近与国阵的距离,亦缩短了差距,下届大选只须再三剑齐发,拿下国阵的二十几个城池,万里江山就远在眼前,近在眼里。

民联三党结盟,最大的得益者是火箭党,公正党平稳有进步,反而是伊党的国席急挫只剩20席,包尾拖累了民联的战绩与前进之路。

伊党直接的对手仍是强大的巫统,其所面对的作战压力,远超多元的公正党与火箭帮。此之所以,单元的伊党在国席急挫之下,有违民联精神与契约,启动“伊刑法”图以伊斯兰英雄姿態,与巫统在马来族群中再爭长短与决胜负。

这是哈迪“缺席”民联会议的心病,火箭党应以“请或教”,还是“催或叫”的方式,以迎哈迪的回归,则是政治文化与礼仪之爭了!

哪里需要你来叫(光明日报‧文:慕容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