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案子女接棒辩护 卡巴星祐安华?

11

(刘汉良)安华肛交案的终极审讯上週二掀幕了,如果卡巴星仍在世,他必定將继续担任这位国会反对党领袖的首席辩护律师,而也是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必然对卡巴星律师將能替他洗脱“罪名”,並为他討回清白,抱持信心。

当吉隆坡高庭於2012年1月9日,基於原告赛夫的供词没有確凿证据可支持,而宣判第二度被控涉及肛交的安华无罪释放时,卡巴星正是他的首席辩护律师,但上诉庭却於今年3月7日推翻高庭的裁决,而改判安华罪成,须入狱5年。

(安华於2008年6月26日开始面对肛交罪的审讯时,他的律师团原是由苏来曼率领,较后因苏来曼律师健康欠佳,而改由卡巴星律师取代)

当安华向联邦法院入稟上诉后,时任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和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卡巴星不幸於今年4月17日遇车祸骤逝,苏来曼“义不容辞”地復任安华的首席辩护律师。

所以说,卡巴星的骤逝,安华最感悲慟,无疑是他个人的最大损失。

安华的肛交案上诉这回由联邦法院五司联合承审,他的14人律师团是以重披律师袍,自荐出庭的退休联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为首;据知苏来曼律师甫於2个月前接受脚部手术,相信这是他不再担任安华的首席辩护律师之原因。

子女努力实现卡巴星遗愿

这意味,目前力爭为安华翻案,让安华上诉得直,不啻是公正党乃至民联的共同意愿,更成了卡巴星的“遗愿”,而他的子女正努力实现先父的“遗愿”,因为在以哥巴斯里南为首的安华律师团14名成员包括卡巴星的儿子蓝卡巴星和女儿珊吉柯。

换句话说,在安华肛交案上诉的审讯过程中,已故卡巴星並未“缺席”,他的在天之灵相信会激励和鞭策一对子女,在这场备受全国瞩目的“世纪司法战”,扮演好抗辩的角色,维护公义,为安华伸冤。

除了蓝卡巴星和珊吉柯,卡巴星的长子佳日星(目前是檳州行政议员)和次子哥宾星也是执业律师,而身为民主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的哥宾星因担任赵明福冤案的赵家代表律师,表现出色,已名噪律师界。

对与父同遇车祸,目睹父当场丧命,本身庆幸逃过死劫的蓝卡巴星来说,这回是他於今年5月12日在补选中成功守土,像是另类世袭了其父的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之后,第一次在联邦法院“虎啸”,展现“我也是卡巴星”的本色,让国人尤其是武吉牛汝莪选民乃至民联支持者为其表现打分。

身为“日落洞之虎”的虎子虎女,佳日星、哥宾星、蓝卡巴星和珊吉柯接下来將为其父“平反”,再打一场法律战,致力洗脱卡巴星生前所被判犯上的煽动罪名。

由於安华一再被控肛交罪,疑是遭受政治报復和政治迫害,作为著名人权律师的卡巴星生前不遗余力,为这位民联共主伸冤,是可以理解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仍待其肛交案上诉结果的安华讚嘆和满意其律师团的表现,並自信可望恢復自由身,但他不知曾否祈愿卡巴星的在天之灵,能保佑他逃过牢狱之灾,而得以延续其政治生命,保住有朝一日入主布城当首相的一线希望。

(光明日报/文: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