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静观变局 耐心等着那一天

45

(三弦) 阿兹敏做了雪州大臣后,他的未来新动向不时被问起,是否顺理成章,也顺势坐上公正党“主席”高位。

说来,这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在公正党里,还有谁的“官位”比阿兹敏高?

阿兹敏是国州两栖议员,今日,还贵為民联的雪州大臣,就像当年的聂阿兹代表党出任丹州大臣一样,也如今日的林冠英,既是党的秘书长兼最高领导人,也就理所当然是檳州首长。

但公正党有安华在的一天,安华挟“实权领袖”之名而号令公正党,党主席是安夫人,阿兹敏只能是党老二,极尽耐心的追随安华30年,才意外的摸到一个“大臣”职。

当阿兹敏是公正党雪州主席,兼党老二时,民联的雪州大臣职并不是由他坐正,而是杀出一个卡立。

当卡立遭贬,并被开除党籍后,也轮不到阿兹敏担正,公正党的加影行动,是為党主席安夫人舖路,最后却為阿兹敏作嫁衣裳。

阿兹敏可说是在民联分裂声中意外崛起,成為雪大臣的真命天子。

说到权斗,阿兹敏或不如安华,但讲耐心,阿兹敏则无疑强过师父安共主了。

遥想安华当年在巫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时,就是“少”了那分耐心,急于上位,最终被师父马哈迪排除出局,造就了伯拉以及今日的阿吉哥。

公正党面对新格局

安华风雨16年的烈火莫熄,始终未能改朝换代,入主布城。想当年,安华如多一点耐心,耐性等待5年一届大选后,接班的不会是巫统B队的伯拉,理应是A队的安华。

不论是伯拉或纳吉,其耐心和耐性皆远胜安华,不必风雨16年烈火莫熄,就继承和坐上了首相之位。

反观安华,却是16年来斯人独憔悴,只能做在野民联的安共主,而非国阵的大马首相。

安华的肛交案,行将在本月28和29之日作出判决,安华入狱被视為是个定局,没有意外,也不会有奇跡,这或是安华的政治终站。

如安华入狱后,公正党的新格局,以及民联的未来,皆充满不可预期的变数。安夫人可继续代夫从政,但其党主席的身分和地位不只充满变数,民联的“共主”又将会是谁?

阿兹敏在这非常时期,被“点名”可越过安华,取代安夫人,顺理成章成為公正党的党主席,看来这个臆测是祸非福,有意陷阿兹敏于不义之境也!

聪明且极富耐性的阿兹敏,当然不会急于上位而上当,反而轻描淡写说,没想过当党主席,只会安于做个好大臣,将来的事,到时再说吧!
原载《中国报》阿兹敏有的是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