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新官上任三把火 卡立则迅速成为历史

17

(陈维隆)雪州新州务大臣神气十足地走马上任了。而如果阿兹敏阿里扫除了些什么东西,其前任丹斯里卡立将可能被污物覆盖了。阿兹敏在其首次遴选行政议员的做法上,就已使人感到震惊与敬畏了。他削减了伊党的行政议员的数目,从4席降至3席。

他随着指出,州政府将重新审视备受争议的Kidex计划及另外5项高速公路计划。

他如今要求联邦政府公开披露后者与卡立签署的有关水供重组协议的所有内容。

他说,这种公众的监督,将确保水供重组工作是经过公开招标程序的运作。

作为马来西亚最重要之州的新崛起的首席执行官,他言行一致。

在今年4月竞选公正党全国署理主席的演说中,随后成功蝉联该职的阿兹敏指出:“我必须捍卫攸关人民利益的政策与计划。例如,我曾谈到关于雪州的水供协议问题。”

“我承诺透明度、良好施政以及负责任,但现在,我们同意联邦政府,即这一协议将受到官方机密法令制约。”

“我不能对这件事保持沉默。如果你说,我是卡立的批评者,我接受,因为这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我的利益。”

“用户需要知道我们与联邦政府到底签署了什么。”

他出此言的六个月后,阿兹敏最担心的已经得到应验。

事实证明,该州政府似乎不具备水供重组协议的副本。

甚至他是卡立的继承者,阿兹敏也无法看到前大臣签署的有关协议。

除了水供争议课题,阿兹敏如何看待“种族”与“宗教”这两个折磨马来西亚(多元宗族、多元宗教社会)的最具争议性的课题?

去年3月,他在位于安邦的Gurdwara Sahib锡克庙的新扩建开幕仪式上的致词中,给出了明确的指示。

阿兹敏当时说:“所有公民,更何况当选的国议员,在说什么或做什么上,都必须最大程度上顾及不同社群的感受与敏感性。”

“因此,不仅需要包容,还需尊重社群之间的差异性。”

“趁在这个场合上,我要谴责近来某个国会议员对印度教和印度教徒的一般宗教习俗所作出的有关言论。”

“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允许作出这样无礼的、可耻的及煽动性言论的人逍遥法外。有关当局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

这名国会议员,当然是指当时的居林万拉峇鲁(Kulim-Bandar Baharu)的国会议员拿督祖基菲里诺丁了。

祖基菲里如今成为历史了。他在去年第13届大选与伊党卡立沙末争夺莎阿南国席的一役中,被后者彻底击败。

在是次大选分水岭后的不久(即民联获取52%多数支持率,而国阵48%),阿兹敏在一项媒体声明中指出:“国民再次遭遇在几天前似乎已平息的无休止的种族 主义言论的侵害。当纳吉首次爆出‘华人海啸’之后,土权组织(Perkasa)以及其他自称捍卫马来人权利的群体或个人竞相打出‘马来人至上’的服务。”

“就在这时,《前锋报》打出了‘华人还想要什么?’的头版标题,前上诉法院法官拿督默哈末诺尔则愤怒地表示,这个国家在经济上已被华人殖民统治了。而据他说,华人实际上是要‘抓住政治权力’。”

“这种毫无根据的指控是促使马来人恐惧及憎恨华人的某种刺激物。这不仅是鲁莽的,而是极具煽动性的。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没有一个人,更别说是前法官,可以因此允许逃脱惩罚。”

新官上任三把火?

不,那是阿兹敏——公正党全国署理主席以及雪州大臣,给你的非凡杰作。

原载《每日蚁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