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尘埃落定 议会斗爭路远

10

(潘友来)MZZ 3430 01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9月23日就任雪兰莪州务大臣,尘埃落定。但是,扬在半空中的宪政危机尘粒,更是清晰可见。大臣走马上任,並不是一个结束。人们看到民主议会前路,顛簸充满挑战。     整个雪州大臣风波,有著个人利益纠缠、政治角力,以至民主宪政考验。隱约期间的,更有女权地位与前途的思考。公正党力推党主席旺阿兹莎出任州务大臣,但其女性身分却面对诸多阻碍。女性人选进不到殿堂,引起广泛关注与议论。

人民最重大关注点,是民选议会无法获得绝对的发挥,无法顺畅运作。从调换大臣到委任新大臣,目睹了诡异过程,不得其解,国家体制令人產生混淆。

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民联內乱,以至王室被逼越权。此说或有挖苦之意,而王室则是另有说法;雪兰莪苏丹机要秘书莫哈末慕尼尔声明,苏丹酌情行使权力,否认干预行政权。他表示雪州大臣难產,归咎於公正党內部纷爭,以及民联三党无法达致共识。

马哈迪的说法如果正確,王室被逼越权是一个事实的话,那是各方不想见到的现象;无论当中有著什?样的难题或原因,越权本身就是一个不恰当的举动。

但是我们相信,任何组织先是內部败坏,以至才有外来侵蚀。雪兰莪的民联州政府,公正党先有大臣卡立抗命,不遵从党指示辞职让位。双方决裂对峙,党还真的对他无可奈何;其內部组织之鬆散不言而喻。

再来是举荐新的大臣人选,公正党、人民行动党及伊斯兰党无法达致共识,从人选以至行动上都出现不同態度,以致王室与行政机构之间一来一往,风波迭起。

民眾在这场角力中,没有多大涉入。原因之一,或许是因为牵涉了王室的敏感因素。

我们在一个民智尚未全开的社会,政治领袖及政党获得人民委託,就有义务建设,以至保障民选议会的正常运作。民联在这个骨节上,整体而言已辜负民意,甚至民主宪政议会的精神,也遭受挫折。

公正党最终接受了苏丹委任阿兹敏为大臣,只能留下一句话说,不苟同王宫处理方式。

雪州大臣终於诞生,州政府事务有望正常运作。阿兹敏衝出重围,应有大展拳脚之志气,却也不至於为所欲为。摆在眼前的课题,许多都不是他所能处理的。例如民联三党如何修补裂痕?民联政纲如何寻重新整合?民选议会如何捍卫与推进?

最后,一切要看民联三党最高领袖的智慧与会商。

公正党最终接受了苏丹委任阿兹敏为大臣,只能留下一句话说,「不苟同王宫处理方式」。这场风波必留下痕跡,影响深远。人们看它暴露了权势抢夺之外,更要体会民主政治考验,检视民主宪政议会的前途。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