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挣“政权” 渐忘拼“政改”

7

(赖昭光)雪州撤换大权的争论,公正党与行动党一意孤行,坚决只推荐一个旺阿兹莎为大臣人选,以为获得30名州议员的大多数力量支持,必可有恃无恐淡定让旺姐当大臣。直到后来苏丹拒绝接见旺姐,不按牌理出牌,没有从善如流依惯例及民主法则委任旺姐为大臣,还提出要求民联三党各自提呈多名大臣人选,公正党及行动党骑虎难下,唯有仍死撑旺姐。即使早就心里有数旺姐肯定仆街,也要撑到苏丹“钦点”他人任大臣这一步“与我无关”的下台阶,才可以厚颜抛弃旺姐。

两党在这方面所表现的“坚持”,被一些非政府组织解读为对西敏制和雪州宪法精神的尊崇。大臣名单出炉后,两党即刻毫无保留地接受苏丹的选择权,拥护阿兹敏阿里,舍弃旺阿兹莎。此举让对民联期望过高的组织大失所望,其中包括隆雪华青认为公正党应当坚定立场,阿兹敏应当婉拒苏丹的委任。同时也批判公正党接受苏丹钦点阿兹敏为州务大臣深表遗憾,指为破坏君主立宪制。

净选盟则担忧民主制度瓦解及国会民主恐崩垮。这些杞人忧天有识之士的谏言,是对“加影行动”的美丽误会,误将公正党对大臣“人选”的坚持,解读为对雪州“宪法精神”或“民主原则”的坚持。否则,正如雪华青所言,阿兹敏阿里理应尊重党意,拒绝接受委任。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原获大多数支持的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获悉阿兹敏阿里受委大臣后,竟宣布本身退出大臣提名,以便让路给阿兹敏出任大臣。旺姐已经被阿兹敏拦路,是走投无路,不是“让路”,更不是“退出提名”,而是煮到半生熟的鸭子已经被自己人抢去吃。可怜的旺姐,连下台阶都走到跌跌撞撞,焦头烂额。

进行了整整半年的加影行动,从扩大版图的目标演变成批斗内耗的窘境,撤换雪州大臣风波的焦点不外挣权掌钱,换一个舍得花钱利党惠民的领导,无关雪州政改。阿兹敏阿里上位后必感恩伊党的大恩大德,掌握党高职,州政权高官职,坐拥30亿令吉金蛋,呼风唤雨笼络趋炎附势的权钱饥渴政客轻而易举。

凭阿兹敏阿里今天掌握的优势,鹘入鸦群,谁与争锋?如果“加影行动”还是要继续,布城的未来主人将是这位马哈迪的义子——阿兹敏阿里。

马哈迪揶揄尽管阿兹敏当大臣还是会被遥控,但比旺姐的情况好。义子长进,义父高兴,安华扫兴。有实权,敢撒钱,雪州民联所有领袖绝对不会「戇居居」坚持什么雪州宪法精神,谁敢自毁前程固傻逼力挺旺阿兹莎?当年因裸照风波险丢官职的女郎,早已见风转舵,忘了是谁罩着她的仕途。见利忘义,是政治现实最深刻的写照。

对民联政府的政治改革寄以厚望的非政府组织及进步华团,在这起事件中有又什么份量?民联今天人才济济,财资雄厚,大权在握,谁听你们喋喋不休?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