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任命人算不如王算 安华高估自己低估形势

6

(林放)雪州大臣除旧迎新阴谋战,最终由置身度外的阿兹敏半途杀出登位,使到安华筹策多月的加影行动竹篮打水一场空。他的妻子旺阿兹莎纵然在拥有56名州议员的雪州,获得30位议员拥护,但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王算,苏丹令旗一挥,钦定不是公正党举荐的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为大臣。

政治权争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往往会出现折衷人选。阿兹敏觊觎大臣职位多年,不同时期不同时机常有动作,使劲向卡立逼宫都功败垂成。此次由安华出手对卡立撤职而硬捧旺阿兹莎顶替,面对卡立负隅抗拒,这位看似敦厚的大臣最终搅乱了公正党的如意算盘,阿兹敏意外获利。

此外,伊斯兰党捲入这场风波所持的阴奉阳违立场,使到安华举步唯艰,是大臣佈局的扰乱者。这也突显出一路来被奉为民联共主的安华徒有虚名,关键时刻还得看伊党喜恶行事。民联三党中,以国州议席多寡而论地位,伊党属于老三,但正如合唱团中谁是老大,通常唱高音的就是老大。经此选拔大臣的磨蹭,伊党确实展现出民联帮帮主的煞气。而最可怜的行动党虽佔榜首,也只能像高射炮般见机行事,依附马来人领袖的鼻息而只管点头称是,六神无主。行动党大言不惭的什么平起平坐,实际上只有被飞起,叫你坐才有得坐。

确定阿兹敏掌州之后,民联三党见大势已去,唯恐坚持立场纠缠下去有逆王命,只得遵从。旺姐是在王室拒绝之下而败北,而她自称“退出提名”和“让路”给阿兹敏,未免文过饰非。但在政治上,人们必须献出一点怜悯,让她含愤地有个下台阶。

只有委屈求全一途

公正党最高理事会紧急通过6项议桉,分别是针对大臣任命的失落感寻求委婉托词以及转口风支持阿兹敏。但仍有顾左右而言他的弦外之音,诸如“委任雪州大臣的程序不符合雪州政府组成的法令,并违反民主议会制的原则,也影响了君主立宪制的崇高性”,以及“这个不符合法律要求的(委任)程序,不能成为先例”。

有关议桉既然对大臣任命的法理有所质疑以及“不能成为先例”,公正党是否斟酌着其他行动,抑或为了党的尊严留点马后炮,看来,公正党尝到苦果之后,只有委屈求全一途。

不少宪法专家和民主学术派都倾向于支持旺姐登位。但她的30位议员作为后盾只是公正党和行动党最高领袖权威指令下无可抗拒的屈从。如果三党议员可以不受追究投票决定是否撤除卡立,以及从旺姐和阿兹敏两人之中选其一,那才是宪制之外的民主。

其实,当安华实施加影行动的补选,求取个人和家族的政治利益时,本身就是合法地鑽弄民主的空隙,直到撤臣和扶妻上位都与玩弄民主手段有关连。民主的好坏除了建基于如何各自演绎宪法,也可以耍摆权谋玩个淋漓尽致,得心应手的时候可以一骑绝尘,但事与愿违时会马失前蹄,安华这次是高估自己低估形势,没想到剃人头者遭剃头,阴沟裡翻船。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