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目標不是诚信和正义 卡立意外造就阿兹敏

5

(慕容公子)卡立在任的最后一天,接著就是阿兹敏出任的第一天,这是雪州撤换大臣的一个吊诡变数与结局。

阿兹敏与卡立在公正党內部的权力斗爭十分公开,並没有秘密可言,大臣官位是个火辣的导火线,当权斗趋向白热化时,阿兹敏急於上位,卡立愤而坚决不下台,才会有隨后的加影行动。

党的实权领袖安华,十分自信也带著自傲,自以为能压制阿兹敏,也可说服卡立,由他本人(后来改为其夫人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平息阿兹敏与卡立两派系的权力斗爭,从而平衡党內各派系(三派)的势力,不让一派独大而失控。

平衡党內各派系的势力与均衡,要靠一名当家实权领袖运用適当的方法和手段,才能牢控整个党。

但是,机关算尽,却人算不如天算的安华,由於本身的肛交案件,加上心腹阵营蜀中无大將,改由其夫人旺阿兹莎替代上阵。

旺阿兹莎一向没有甚么政治野心,也欠缺领导威信,难以震慑和平息各派的政治野心和权斗,这与旺姐是个女人(性別歧视)及不够资歷和没有经验无关,那纯粹是政治见缝就插针的藉口,不是理由,更非真理。

雪州大臣人选的问题,旺阿兹莎的“唯一”论,让伊党看到契机,才有后续的反覆无常和背信弃义“无情刀”的荒唐剧本。

伊党的剧本,伊党的丹州大臣早就说明,伊党不怕孤军作战,聂长老也不讳言有“单打独斗”的打算和能耐。这才有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独断独行。

政治的终极目標,不是诚信和正义的演绎,而是最高权力的无穷追求。

卡立任期的最后一天,所反映的一个政治现实是,如他听话,一早接受党所安排的“光荣退休计划”,雪大臣风波也不会有那么跌宕起伏的诡异演变。

伊党不会趁机而入,巫统也不会混水摸鱼,民联三党更不会分化,和进一步的分裂。

卡立与阿兹敏的权斗,始终必须回到党意的基础上,卡立失意於公正党,岂能在伊党身上抓到兵权?

卡立欲借伊党的“圆月弯刀”阻截阿兹敏,棋差一著,反而造就阿兹敏“奇蹟”崛起。阿兹敏出任大臣之日,卡立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

卡立造就阿兹敏(光明日报‧文:慕容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