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晓得拣软柿子捏 无冕皇帝变无牙老虎

1

(林应泰)台湾前监察院院长王建煊指台湾有三大害,分别是媒体、立法院和监察院。媒体有幸排在首位,是因为它的表现让人叹为观止,可以胡言乱语、颠倒是非、谄媚民粹、撕裂族群、制造对立,是国家的最大乱源。王氏还说,由财团和特定政党服务的人霸占了媒体,公器私用,本应是公平正义的守护者,如今成了残害公义的人。

橘逾淮为枳,媒体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风貌。像美国富有冒险精神的土地,滋养出来的记者,连砍头也不皱眉。

而媒体来到马来西亚,没有美国的大胆表现,当然也不像台湾那么坏蛋。在马来西亚,作恶多端的,反而是一些死不认错的政客,经常指责媒体“引述错误”,逼记者吃死猫。

将媒体当成假想敌

想当年,欺侮媒体的主要是一小撮当权官崽,反对党和媒体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不过,自从2008年民联崛起后,屌丝纷纷戴上乌纱帽,行事作风也一身官味。

和媒体闹得最僵的,莫不过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他的八字应该和媒体不合,一直把媒体当作假想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槟城志愿队围殴事件,由于不满林冠英把记者标签成“欺善怕恶”,槟城记者协会与槟媒体俱乐部公开要求林冠英道歉。

在中国古代,有才干的人要入仕做官,最普遍的做法是到科场考取功名。

可是在汉代,却盛行以“征辟”的方式选拔人才。“征”是皇帝对才华名望特别高的士人,派车子特为征用;“辟”是公卿或地方长官,对一方才高望重的人加以任用。征辟的对象都取决于名望,名声越大,受征辟的机会越高。

在大马这个民主国家,欲当官先要通过选举,被推选为代议士后,才能平步青云。不过,想获得人民拥戴,候选人本身也需要有名望才行;默默无闻之辈,很难赢得选民青睐,这点和征辟制有点相似。只不过征辟是自上而下选任官吏,选举制则由人民作主,这就是所谓的“民主”。

无冕皇帝无牙老虎

林冠英虽然贵为林吉祥之子,让他名闻天下的,却是马六甲州前首长绯闻案,当年他能成为“英雄”,媒体尤其是中文报,没有少出力。

连篇累牍的报道,让读者对这个年轻斗士留下深刻印象。林首长今日在政坛上闯出一片天,成为封疆大臣,如果懂得饮水思源,应该把当年媒体对他的“月旦评”,铭记在心。

林冠英如今大权在握,睥睨天下,却常为了鸡毛蒜皮,把狗血洒在媒体上头。

他的做法有点像一代枭雄曹某人。曹氏当年因一时多疑,把恩公吕伯奢的八个家人杀清光,过后还顺手把吕伯奢也宰了,并留下一句千古名言:“宁使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大意是说,无论你们曾经待我多好,我眼中也只有自己。

林冠英并不是傻子,也晓得拣软柿子捏,他很清楚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无冕皇帝”在他眼里已成了“无牙老虎”。换作10年前,党内任何人开罪媒体,还不马上负荆请罪,请求“宽恕”!

原载《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