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扬尘 不损首长

15

(董格宁)委屈了,槟州首席部长特别助理黄剑飞署名发出的文告说,首长“指责一些中文报记者在操守上不专业,绝非惯性,而是基于中文媒体内一些人多年来对他进行攻击,从网络到报章纸本进行政治人格谋杀”。

理直了,黄剑飞的文稿处处不忘强调,“槟中文记协与报界俱乐部没有立足点指责林冠英惯性指责中文媒体,因为其属下一些中文媒体人的操守确实有问题在先”云云。

气壮了,黄剑飞说:该两个媒体组织竟然连“过桥抽板”这样需要林冠英对他们感恩式的话语,也能说得出来,这已预示着记协及报界俱乐部自认为,媒体能捧得你起来,你就必须要感恩的保守思维。

首长代言人的这些说辞也许是对的,种种的举证也是,但是,以上犯下,大家一一读在心里,看在心里,到底会怎么想?都说了,是“一些人”嘛,何必以偏概全,因小失大?

何况,这一些人多年来的人格谋杀,罄竹难书。去岁505大选,一个马来西亚组织乃“以金钱来企图收编媒体,以各5万令吉颁发给记协与报界俱乐部”,不但一点无损首长,民联仍然赢得轻轻松松!既然这样,由此可见,攻击首长,多多益善。

可惜,张燕芬、黄剑飞之流,少了正能量,从不这么想。第一时间挺身为首长辩护,似乎不愿扪心检讨。他们用字遣词,他们造句回应,刀光剑影,一再指责编辑和记者;首长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也就甭说了。

但是,行政之道,别说不该这样,公关之道,也不该如此。不管“中文报大选期间除了无关痛痒的所谓‘中立’新闻,对于反对党的负面报导最是居高不下”,身在高位,说话做事,摆出的当是大格局和大动作。

因为这样,记协308之后的所为,纵然有一千个不是,首长和他的38个助理,大可一笑置之,不放在心上,也不当一回事;何需针锋相对,把令箭指向所有的中文媒体人呢?

身在高位,哪一个没有曾经面对批评?康熙、雍正、乾隆的三代盛世,封建朝廷的极权高压之下,江湖的流言私语,一样层出不穷。习近平一上任,余杰随之写出《中国教父习近平》(香港:开放;2014)大唱反调。

首长这些年月的遭遇,难道不也是这样吗?是是非非,恒古有之。《法句经》说:“世上绝对没有单单受人非难,或单单受人赞美的人;过去不曾有过,现在不可能有,将来也不可能产生,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不但这样,荣光一得,谤亦随之。如果不能参破了这个浅显的道理,首长也该领悟,“逆风扬尘,尘不堕己,还坌己身”,只要坚守正道,八风怎么吹得动他的所向披靡?

首长和他的一众助理,应该懂得害群之马,每一个领域都有。他们踌躇满志,唯恐天下不乱,芥蒂乃至肇起。新闻本行的作业,自不例外,既有洁身自爱的清贵论士,也有不少猥褻的政客,抽拉顶磨,顶触揉搓,蛊惑人心。

网络时代,言路之乱,犹是犀利。单就面子书上,魑魅魍魉之言,何曾停止?认识这点,挺身为首长代言的代表或许自能明白,高处的为难,自古皆然;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何一定要和记者和编辑过不去?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