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卡立罪状却怕人民不接受 党魁不当权等于傀儡

Untitled-1

(真相网/李沛林)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最近接受亲民联网络媒体《当今大马》的专访。她在访问中承认,并不晓得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曾在7月31日觐见雪州苏丹就撤换大臣风波进行交流。当谈及哈迪过后有没有告诉盟友关于会晤苏丹的事情,旺姐说自己不知情。

旺姐说,哈迪有可能告诉她丈夫即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因为哈迪向来是和安华处理党务,从来不会跟她交涉。一党党魁与另一政党交涉,竟不是联系该党主席,民联的体制还真怪异。

为了解释这种蹊跷的现象,旺姐说,她交由“男人”来处理两党之间的事,并指安华在2004年获释及哈迪担任伊党主席后,两人便一直维持交涉和协商的关系。

就雪州撤换大臣风波,旺姐否认蓝眼所制作的91页“卡立必须下台”的报告书是在“抹黑”卡立,以推她上大臣宝座。她说,公正党只是为了要解释为何要撤换大臣,报告中的内容都是实情,巡回讲解活动也只是为了解释事件。她还说,由于她两夫妇都是抹黑行动的受害者,所以不会抹黑别人。

作为公正党主席的旺姐,竟然捍卫时任策略局主任兼新任副主席拉菲兹拒向反贪会投报卡立涉及“诚信问题”的银行债务案的做法,她说那是因为反贪会或会因政治理由而拒绝开档调查。虽然卡立已入禀法庭起诉负责91页报告的蓝眼总秘书赛夫丁,但旺姐却未审先判,称卡立在银行案件中已显示诚信受到妥协。

旺姐在访谈中坦言,若卡立拒绝下台,问题将悬疑不绝。惟她强调一旦掌政雪州,也不会撤除安华雪州经济顾问的职位。她宣称准备善用雪州高达30亿令吉的储备金,指卡立“护钱之心过重”,暗指卡立不愿“花大钱”。

事实上,关于雪州储备金的问题,公正党多年来都有要卡立积极动用储备金的呼声,还曾表明要卡立懂得“照顾”党内人。这也是为何卡立在与中央政府签署水供重组合作意向书前保密行事,当时卡立说是为了避免党内领袖通过这些消息进行内幕交易,气得公正党领袖跳脚。

虽然旺姐口口声声说她不会做抹黑等龌龊行动,可是公正党选择单方面指控卡立,单方面下定论。没有证据,单凭合理怀疑和诚信疑点等模糊不堪的词汇就要假定卡立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要他下台,却拒绝循正道投报反贪会将认定犯罪的卡立绳之以法,这能说是奉行公正原则吗?

旺姐作为一党主席,却是一个连盟党主席都不愿直接交涉的人。这样的她,如何能摆脱安华傀儡称谓?如何能证明她是个能者?

她请大众给她机会,让她证明她有治理州属的能力,说愿意为女性扛起火炬,带动女人进入决策核心。但就凭她是一个女人,就该给你这个机会吗?难道不给你这个机会,就是歧视女性吗?

为何当询及为什么不进行全州公投选择大臣,旺姐会说有风险,说人民并不知道事件背后的故事?公正党不是都已经罗列卡立的罪状,这还怕说服不了人民?

既然旺姐认为即便重选,民联也能执政雪州,倒不如干脆挑战卡立解散州议会,让选民决定民联还适不适合掌政雪州,并认可她作为雪州大臣唯一人选。追求公正的公正党,原来是拒绝公平机会的政党。如此一来,还谈什么公正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