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矛盾要和解 信仰的冰冻要溶化

5

(董格宁)MH 17一夜之间,离奇遽然坠落,298人命丧高空,同赴黄泉路上,震惊全球。唯因案情明白,凶手昭然;与上一回合MH 370失联之扑朔迷离,明显迥然不同,导引十分尘世的种种反应,也正好相反。

马来西亚名下的国家航空公司,因为证实乃是乱军导弹之下的受害者,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也得到广大民众一面倒的大力支持。各国媒体报道,也纷纷为本国加油加分。

对对错错,虚虚实实,不管怎样,一如前事,本事既是全球的头条,确该参照国际的惯例行事。就是定义,也是这样,需要凭借现有的标准审思,不能随心所欲,自由作业。

话虽如此,回顾国内这些年月的言论,大家恐怕不禁要问,这个国家当真汲取了MH370和MH 17的启示录,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按照世界级别的既定准绳着手处理?

眼前至少出现两件连串发生之咄咄怪事,刚好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程度何在:一、警方接到投报,指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的文告点评了赵明福的血案,内容带有煽动成分,准备传召录供。

二、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阿都哈密公开警告,槟城穆斯林目前在行动党治理之下,被迫平起平坐,难以争取经费,而需共分一杯羹;伊斯兰教的地位,因此岌岌可危云云。

是耶,非耶?如果这一片土地,确有一套以一贯之的标准作业,为何决策的标准和做事的动作,总是因事而异,因时而迁,乃至治国的最终定案,因而往往大有不同?

认同这点,草菅人命,弹击民航飞机,既然万万不能接受,一再要求体现公义,让真相尽快出土;赵明福年前夜半神秘坠楼之死,我们不也该这样以对,还是另有一番打算?

同理,大事当前,纵然妾身未明的分离主义者,国家领导也要与之“平起平坐”,坐下来一起谈判;大选之中百姓民选政党的法定政权,是否也得获得同等的基本尊重呢?

可 惜,政体的主轴,政策的转型,似乎还没有及时回归正确的轨道。联合国《2013年人类发展报告》明确指出经济财富不能终结歧乃至视横向的不平等 (Economic prosperity alone cannot end group discrimination that leads to horizontal inequal-Ity, 页78)谁也没有从中领悟带领这个小国飞向国际的那一条和平的康庄大道,不仅是要确保国和国之间的安宁,族群和族群之间的融洽,同时也在于落实司法、立法 和行政的和谐。

说到底,治理国家,犹如国际的航行:控制塔的对讲,采用的是国际通行的专业语言;客机地理位置的报告,本科领域的专业术语,也是这样,皆有既成的规范。推而广之,解读、评估和判断,自然也得借助世界的尺度定夺之。

四个月里,先后两次的MH意外,既是举世的哀伤,也是一国的转折,提醒我们寄居尘世的惊慌失措,也昭示我们管理国家的正道。领悟这点,认同这点,马来西亚未来的前景,是晴朗的,是光明的;反之亦然,自不待言。

佳节当前,国庆在即,同坐MH的飞机之上,思虑及此,举国上下到底准备往前走,存异求同,还是倒退三十年,猖獗肆虐,暴戾恣睢,任由高层领导的思想分歧,任由草根的百姓步伐逐步分裂?

算计子子孙孙天长地久的幸福,宽容和谅解,当是国民共同遵奉的标准生活之道。这个开斋的门户开放,是个磨合族群的起点:政治的矛盾要和解,信仰的冰冻要溶化;唯有这样,国人才能对得起马航事故的生灵,携手建造一个马来西亚。

原载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