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实施回教法火箭或退出民联 卡巴星遗愿早被遗忘

101

(真相网/郑小龙) 已故民主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於2009年1月14日发表的“若实施回教法,行动党或退出民联”的言论,还有谁记得?最早忘记卡巴星这句铿锵有声捍卫世俗国言论者,非陈国伟莫属。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上周发表文告,警告 伊斯兰党若坚持与固执地要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就将在民联内不会有容身之地! 安华是否认同陈国伟的伟伦令人质疑,行动党是否有斤两说服公正党把伊党逐出民联更令人怀疑。但陈国伟不敢脚踏实地,做行动党本身就做得到的事,重复卡巴星精神,向选民承诺“若实施回教法,行动党或退出民联”,可见卡巴星的精神已经成为悼念的历史,而非承先启后加以实践的原则。

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强调:回教刑事法是实施在回教徒身上,它和非回教徒没有关系。安华在2009年指出,民联应该仔细研究落实回教刑事法的提议,才判断刑事法是否可行。这与该党早期不会妥协回教刑事法与回教国的立场大相庭径。安华也在瓜登补选期间替回教法议题消毒,即指出回教刑事法只是用于回教徒,但却不敢承认回教刑事法会影响非回教徒的权益。

假设 一个非回教徒女子被强暴了,施暴者包括回教徒男子。在回教刑事法下,要有4名证人(必须都是回教徒男子),才能成功定罪。如果证人不足4人,或是4名证人之中,其中有非回教徒,譬如受害者的家人或朋友,他们不符合证人资格,无法上庭作证。还有其它复杂的状况,例如没有足够的证人,但有DNA等证据;在普通刑事法之下,可以采信,但是,在回教刑事法之下,缺乏作用。到时,这位非回教徒女子,就会肯定成为牺牲者。

以上这个例子说明,在大马的多元社会,强行实施回教刑事法将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单是以上的例子,就已经侵害到非回教徒的基本权益了。尽管在两届大选中公开号召华社支持民联,包括为伊斯兰党建立伊斯兰国最终目标漂白的非政府组织,如今开始有点醒觉,对伊斯兰党要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形式法感到担忧,但这些民联友好策略伙伴又不敢直接与它关系密切的民联领袖交涉施压, 59个公民组织包括隆雪华堂、教总及董总等等召开记者会宣布“反对修改宪法”,并指出“伊刑法效应不止于穆斯林”。

这些公民团体捍卫世俗国体制的努力及精神应受肯定,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些由华社有识之士,是到今天才觉悟“伊刑法效应不止于穆斯林”?还是以为其潜伏的危机不大,并且相信民主行动党有能力在体制内制衡伊斯兰党,误信行动党的壮大阵容足以压制伊斯兰党的原教旨主义,相信民联中只要有一个政党反对,就不能成为政策的甜言蜜语?

民主行动党强调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这是基本而重要的法治基础,但民主行动党早在2011年的民联协议中就公开承认(memperakui)丹州及登州伊党通过的伊斯兰刑事法。接受一个州有两套法律准绳,后患无穷,这正是59个公民组织所担心的。

一国两制的两套标准,可能对非回教徒不利,同样的,也会对回教徒不利。例如,阿里、阿华和姆都结伙偷窃,被捕之后,依不同法律审讯。阿华和姆都在普通法庭被判罪名成立,各罚款1千令吉;缴纳罚款后,获得自由。阿里被送到回教法庭,在回教刑事法下被控,罪名成立,被处砍掉一手。同一宗犯罪,一方的惩罚是1千令吉,另一方是一只手。行动党还敢强调民联遵守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吗?

2012年,吉兰丹州接二连三发生伊斯兰化政策侵蚀非穆斯林权益课题,哥打巴鲁市政局躲在暗处取缔非穆斯林美发院,发传票给为男性顾客理发的非穆斯林女性;非穆斯林被指控车内男男亲热;一名少男被指“背着少女一起跑”而接获等同伊斯兰法“幽会”的罚单。当时,林吉祥对这些争论不休的趋势深感担忧,他公开警告民联三党必须马上做出回应并解决上述问题。

如果及吉兰丹州在2012年还未执行伊斯兰刑事法,就已经衍生这么多影响非穆斯林权益的课题,而导致林吉祥“深感担忧”。两年后的今天,伊党要正视落实及执行伊刑法,林吉祥却未见“深感担忧”,也没有“公开警告民联三党必须马上做出回应并解决上述问题。”林吉祥只担心失去选票,影响入主布城的胜算,影响民主行动党的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