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数据显示槟土地高涨 陈清凉:事实胜于雄辩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揶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房地产评估及服务局(JPPH)已经把槟州屋价高涨的证据摊在阳光底下时,还要求别人出示,是一贯的推卸责任和转移视线的手法。

根据房地产评估及服务局(JPPH)统计,排屋价格从去年第一季度的171万令吉上升至今年同时期的350万令吉;廉价房屋则从6万8千令吉涨至17万5千令吉;一般高楼单位则从13万2千令吉涨至58万令吉;而公寓则从45万令吉涨至270万令吉。

“前朝槟州政府手中的土地不是不开发就是用来建廉价屋,所以引不起大型发展商垂青,但在林冠英上台后,就低价出售土地,还允许土地转换成永久地契,引来许多大型外来发展商抢购。”

“最好的例子就是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有限公司当时是以每平方尺250令吉的低价格,购下再纳阿比汀路第二期山竹园人民组屋发展的1.1英亩地段。槟州国阵虽然愿意付出双倍价格给槟州政府以购回该段地,但是槟州政府除了发出假献售信函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行动显示有意将有关地段让出。”

陈清凉指出,槟州政府本来就有责任压制屋价,州政府可以在别人要炒高地价和屋价时,在本身握有的空土上建屋出售,除了达到稳定屋价的作用之余,更是一项惠及中产和低收入家庭的政策。

“显然林冠英并不非这么认为的,他为了提高政绩而罔顾牺牲州民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槟州的地价将持续水涨船高,但发展商兴建的并非人民负担得起的房屋,最终受惠的只是大型外来发展商,即使是本地的中小型发展商也无法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