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言行举止承受公众舆论检视和监督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抨击;伊斯兰党企图骑劫和垄断宗教课题,把伊斯兰党和伊斯兰教画上等号,然后任意取消其他人论述公共议题的宪赋权利。

针对伊斯兰党宣传主任端依不拉欣指责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没有资格论述断肢法典,郭大雄强调;既然伊斯兰党企图通过民主议会斗争落实神权生活化,断肢制度化,那么,这个党的言行举止必须承受公众舆论检视和监督。伊斯兰党眼下只有区区24个国会议员,只占回教徒议员总数的19%,国会议员总数的11%,态度已经如此专横跋扈,他日如果在行动党的扶持下势力壮大飙升,非回教徒民众和从政者迟早沦为没有宪赋地位的顺民。

其实,在伊斯兰党领袖的思维里,除了该党的宗教教士和长老有资格论述教令决断教务之外,其他人包括来自巫统,同样毕业于埃及奥阿兹哈顶端回教大学的教士和长老,都没有资格参与决断教令或论述教务。这种情况跟董总内部一小撮领袖的思维大同小异;以为只有自己有资格代表华社,针对华教大小事务论述立场,其他人无论怎样为华教尽心尽力,都是山寨版的华教斗士。

马华总会长没有攻击或贬损伊斯兰教的地位,马华只是批评伊斯兰党企图以宗教教令和教义,改变国家政治司法体制,严重侵害超过一千万非回教徒的宪赋权利。马华在体制内参与治国施政超过半个世纪,一直尊重伊斯兰教作为官方宗教,但是,绝对不认同多元种族宗教国家投向神权生活化,断肢制度化。

华社应该深切关注伊斯兰党摆出“唯我独尊”的态度,尤其是这个党的人民代议士在州议会和国会参加辩论时,惯常抬出可兰经和圣训作为论述和辩驳的据点,非回教徒议员简直无从介入参与。如果伊斯兰党的议员人数突然暴增,非回教徒代议士包括极力扶持伊党的行动党代议士,将因为对方拚命搬出教义和教令,而无法深入参与议会的言论互动。届时州议会和国会将变成宣读教义,传扬教条的场合,非回教徒议员特别是行动党的代议士如何应对?非回教徒议员根本不能参与辩论,除非他们都选择皈依依斯兰教,否则,只能成为议会的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