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有种重覆卡巴星的名言吗?

6

(林放评论)在行动党叱咤风云40余年的卡巴星走了。对他的遽逝,人们激情、感性的怀缅和哀悼将随风而去。有人以为,一个卡巴星倒了,又有一百个卡巴星起来。这只是自慰式的激励喊话,因为卡巴星精湛的法律专业和硬朗的原则如果这样容易让人取代,卡巴星就没有受到赞颂的价值了。

这位始终如一抵抗伊斯兰党,捍卫世俗法的行动党主席生前的言行桀傲不驯,但很孤独。因为他被朝野政党和群众敬仰拥有的坚定原则,形容他的精神不死,但不死的精神必须得到传承才能有所谓的浩气长存,但党内找不到卡巴星的典范影子,卡巴星始终是我自孤独。

行 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悼词内容,讚颂他一生的成就及实践其对公义、廉正及自由的追求抱负,但没有触及卡巴星反对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锵鈜之声。换句话说, 行动党的“政治正确” 是不想自我锁困在卡巴星的遗志中得罪伊斯兰党,以免动摇民联三党的根基。林冠英说,卡巴星离世,“不只让其家人的生活从此留下一个无法填补的空缺,也让全 体受他为原则斗争而启发的马来西亚人,在心中留下一个缺口。” 因此,卡巴星的原则和精神,对林冠英而言是人死万事休,谈不上把悲悼中的缺口修固,化成斗争力量。

由於伊党将在六月的国提呈私人法案,在吉兰丹州施行伊刑法和扩大伊斯兰法庭的裁决权,行动党火烧眼眉,林冠英把已故加巴星坚决反对大马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及伊斯兰国的立场,就地取材转化为行动党的立场,以应对当前的窘境。

卡 巴星生前的立场,向来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而是“个人观点和意见”。卡巴星经典的名言:“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也不是整个行动党寸步不退的 雄心壮志。除了林吉祥和林冠英不敢正面批判他之外,即使是卡巴星的两位国、州议员的儿子,也没有与父亲的论调同步呼应,因为行动党候选人在大选中仍然需要 穆斯林的选票,“政治正确” 是最好躲闪这个议题,以免留下后患。据此,就可以理解行动党其他大大小小的领袖没有勇气做为卡巴星后盾的凄凉。

“若 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 是卡巴星抗拒伊斯兰党宗教政策的立场延伸的政治语调,通俗的理解是群众语言。群众语言是因应时局引导群众的激情和共鸣而产生的。无可置疑,卡巴星“视死如 归”的喊话,期望在党内一呼百应,但这位英雄只是单飞自飘零。然而,却在华社中发挥了“公信力”。

因为他的立场从不退缩,身为党主席不得 不规避在民联高层场合共议宗教课题,尤其是没有直接对着伊党当面表达严正的立场。所有“震撼人心” 的言语都是通过新闻媒体得到了版位,并没有实质的催化力量。为了不伤及和气,林吉祥和林冠英扮演打圆场的角色与伊党媾和,甚至向华社保证民联的政纲并没有 置入伊刑法以抚慰非穆斯林的忧惧。如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趁势说,民联三党并没有反对伊刑法的协议,因此,推动伊斯兰化的举措并不是问题。现今的问题是, 行动党在505之前种种粉饰太平的“保证”,已变形为保护伊党的宗教议程,证明本身一派胡言,糊弄华社。

民联的网络红豆兵多年来把马华形喻为“卖华” 和走狗,但前总会长蔡细历曾恫言如果巫统实施伊刑法,将不惜退出国阵。如今就要看看既非卖华也非走狗的行动党敢不敢退出民联,以向85% 华裔选民支持者负荆请罪,明确交待。

林冠英既然把卡巴星的立场视作党的立场,就应拿出胆种重覆“若要建伊斯兰国,必须先从我尸体踩过”,有此一语,何止是林神,简直是神乎其神。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4-2014

http://www.limfang.com/2014/04/blog-post_7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