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求与阴谋指控是两码事 是马航杀死了MH370乘客吗?

77

(百度百家 / 吴戈)摘要 : 现在中国很多人以真相之名,指控的其实是对方杀人之责。这完全是两回事。

马航宣布MH370已失事消息后,一天之内,中国社会汹涌的波涛堪比咆哮的南大洋。最经典的声讨依然来自小清新和营销微博:“没有残骸,没有黑匣子,甚至没有具体经纬度。等待了17天,239条生命,就这样在马来西亚政府的嘴里,化成尘埃。17天,你为了一个“机密”。这是人类航空史上的奇耻大辱。你们耍弄着手中的权力,戏弄了239条生命,你们伤害了整个世界”。

这次声讨的正义性来自“生命”和“真相”,力度远超常见的“爱国”,若与后者辩论有沦为汉奸之虞,为这次辩解则恐有反人性之忧。

然而,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绝不止因为对生命的尊重和真相的渴求,更因为会思考。丧失思考能力的人类,这两种渴求的结果可能是负面的。

无疑,乘客家属们正处在极度煎熬之中,他们的激动完全可以理解,给予恰当的安抚和引导,正是社会相关职能部门的责任。遗憾的是,直到事件第18天,“失联”这个安慰性的临时定性一直成功地给家属们特供着一丝盼头,而“坠毁”这个可能性已迅速增大的实质被小心地回避着。

当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多持一份希望不是坏事。但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能相信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则明显因当事人的情绪和思维方式而异。而长期的安慰性盼头对接受现实是有不利影响的。此类事件中,家属因不能接受现实,因责任(包括事故已发生后的应对中的责任),因赔偿等问题而激动甚至冲突,是常见的现实,对此有的部门并不陌生。区别只是这次的怨气被一个外国政府“垄断”了。

这种时候,中国媒体在太多类似报道中压抑已久的求真相,爱生命的激情爆发了,而且毫无障碍,一马平川。与家属(苦主)站在一起,与广大爱国网友(这些网友在这种时候总是能成山呼海啸之势)携手,向无能、阴谋的(外国)政府开火,死磕到底,多么荡气回肠!联想各国人民一定感同身受吧,马政府,“你伤害了整个世界!”

十问问到点子上了吗

不错,马政府这次的表现够无能、够混乱、够折腾人。对此,我们在多个层面都有权得到真相。一是尊重生命的角度;二是从汲取教训,加强民航安全的角度;三是从责任政府的角度,包括全球化时代一国政府的跨国责任。

然而,这并不等于可以狂躁而失去理性。今天某大报代表中国人民似地连发十问(1坠毁结论能否仅靠数据分析得出;2坠海是否因燃油耗尽;3机上有几名机组人员;4机长是否劫机;5黑匣子何时找到;6如何确认漂浮物;7航班为何折返;8为何任由各国在南海搜救一周;9机上人员是否提出诉求;10马航是否隐藏信息),看似铁肩担道义,可是这些问题基本也正是调查所要解决的问题,在第18天要求确切结论,是否现实?第5问哪次事故有人能回答得了?最后三问则明显已不是新闻角度的发问,而是对谎言的质问。

如果一个组织信息前后矛盾并误导外界,它当然会失信于社会,可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从这种矛盾中得出此主体有意欺骗并撒谎成性,也是一步明显的推断,不管你觉得这多么可信,多么无可置疑,这本身也是需要调查的。如果你不能完成这个调查,它仍然是一个主观指责。最搞笑的是,如果你已坚信此结论,问一个撒谎成性的人“你是否撒谎,为什么要撒谎”,能有结果吗?不觉得是提问者有毛病吗?

对主观指责,明明未能证实,但凭情绪倾向本能地坚信,或者联想更多的嫌疑和传闻,越想越象,越看他越不是好人,或者抓来一顿刑讯逼供,不是也是。这些,显然都是不对的,但很遗憾,这些都是中国相当一些人头脑中习惯的定势,只不过发生在国内,他们明白,发生在国外就顿时蒙昧了。另一重蒙昧是,这些人根本没见过严谨、客观的新闻和调查应该是什么样,他们的本能是故事要有结局,结局一定是他们的知识水平、思维方式所最容易理解的那种,否则他们就认为是假象。而恰好有一些人极为擅长,也极享受将似是而非的疑点扩写成完整故事,为此他们不惜冒充“中情局内部消息”,因为中国很多受众对信源,也就是说作者是怎么得到中情局内情的,都不懂得反问一句。

事情说简单也简单

笔者当然不会为马政府担保,断言他们一定没有阴谋,但事情真地没法理清了吗?

当然不是。首先,不管是为自杀而劫机,或者是劫机不成同归于尽,都只能是详细的犯罪调查和残骸分析后的结果,现在不可能有结论的事,你捶胸顿足,甚至拿刀逼着问,也是没有结论,揪住这个问的人不是思维不成熟就是想煽情。

然而现在至少有一部分事实是确信的,那么事实有多少算多少,由此开始做不太长的推理,可信度将相当高。可惜很多人没这习惯。

能确信的是,MH370燃油是有限的,在地面找到它的可能已基本排除(坚信它被美军藏起来的人可以出去了,这个答案已经可以解释世界上一大半谜团,且无法调查,除非你率军攻入五角大楼,但你也不必跟世界上多数人交流,因为他们都只有被蒙蔽的命),那么它在8日当天一定会落下来。

当然,飞行员迫降的机率是有的。如果这样,乘客是能在救生艇存活的。但问题是救生艇有充足的求救设备,而且不难被卫星和飞机找到,以飞行员或劫机者少数人之力,迫降后阻止逃生,杀光四散的乘客且不留残骸,绝无可能。如果他有此愿望,不如整体撞海,而这样的结果是极难有人存活的。

因此,除非出现奇迹,乘客仍在海面存活的机率极低。马政府初期的信息不畅的确是造成初期在错误的海区搜索的原因,但从上述情况看,说因为这个原因造成本可存活的乘客最终死亡,是过于激愤了。除非在8日当天救援力量就在南印度洋守候,否则当时就没有希望了。

马航的结论考虑了上述推理,更增加了另一个线索,即卫星通信信号。这套技术基于人类经过长期检验的无线电原理,可信度极高。而且研究者尽到了最大的谨慎,一开始只肯定了极为广阔的南北两大弧形区。随后的计算虽引入了间接数据建立模型进行比对,但得出南北两个方向中南方最为可能的结论,仍是审慎而客观的。加上南方海域陆地稀少的背景,一架飞机直到燃油耗尽也无处可降(极少数可降之处很容易搜寻),得出失事结论是完全合理的。

这时提什么孤证,没有证据链,显然是废话,谁不想要证据链,你是媒体,不是家属,你为什么不去建立证据链?对整个国际社会,这是唯一线索,但有合理性。这时指责什么“没有残骸,没有黑匣子,甚至没有具体经纬度”,显然是超出了现实可能。还要考虑到,马政府的空管和雷达信息在初期的确混乱,造成判断错误,但MH370飞出东南亚沿岸雷达范围后的下落,至今只能依赖英国卫星公司的技术帮助,这也是现实。指责它为何不为飞机安装最先进设备,那可以指控的航空公司还很多,而且这也不是造成坠机的直接原因,只是使调查极为困难。而现在中国很多人以真相之名,指责的其实是对方杀人之责。这完全是两回事。

当然,证据稀少也的确使说服力成问题,对选择公布的决策者会有政治风险。可是,如果马来西亚此时不公布这个消息,岂不又应了阴谋论?公布得越迟,是否也可以有企图安抚人心,给人虚幻希望,逃避责任,推迟赔偿等等指责?

对这个结论,家属和中国媒体当然有权利不信,有权利表达所有诉求,但诉求与阴谋指控毕竟是两码事。认定调查中存在阴谋和恶意欺骗,需要对马方的调查活动本身开展调查,做不到,就只能是主观指责和情绪发泄,而无法构成什么司法或外交层面的效力。由此认定一切都有可能做假,只要不支持阴谋论的信息和观点统统信不过,这一幕在中国近年的多次杀医,医闹事件中是否并不陌生?

当然,中国医疗纠纷中,医方有责的也不少,医方责任心等问题也较普遍,但从社会角度,一个基本道理却似乎说不得——救助从来不是无限责任,尽力与否不宜单方评判,就象医院救不活病人就砸医院一样。

同时,除非能证明马政府组织或指使劫机,否则MH370事件的性质仍是不可抗力导致的意外事故(中国也有劫机者,你会追究政府未能阻止一切犯罪吗),马政府的责任和义务主要是基于其所属的空运企业与乘客间的合同,其次基于马政府对其境内社会公共安全,包括外国人在其境内人身安全的职责,最后基于外交协助和人道主义义务,这些都不是无限责任,也有正常风险的因素,否则中国还敢办国有垄断的航空公司吗?责、权、利这三种东西都是有边界且相互关联的,不能因为放到国家身上,称为国家利益,国家责任等吓人名字,就没有边界了。

最后,第三世界国家航运管理和技术水平有限是现实,中国空运安全也不无落后之处和隐患,更不无低效和官僚之处,如果这些都算恶意害命,各国都应为本国公民死难较多的空难提起国家诉讼、经济制裁、外交惩罚甚至军事打击吗?西方因洛克比空难采取了对利比亚国家的制裁,但那是证明为政府特工所为之后。实际上,对马航的愤怒,一定程度也是因为这次并非典型的恐怖袭击,而很可能与个人自杀有关,因而明明是害命,却没有明确的凶手可以发泄。

有人哗众取宠地迎合大众心理说,假如是美国人,马政府绝不敢推诿,是以色列人,他们本国就会查出凶手然后击毙,是日本人则会坚持索赔20年不罢休,如是俄罗斯人则会借机深入东南亚获取战略利益。这无非是对中国人头脑中流行的一些主观印象的夸大,中国人心目中无处不在一个意淫的强硬大国,而人类的逻辑已经被强行划分为逻辑和中国逻辑两种。

各国政府对本国公民安全都会关注,但别说出境,在国内也有各种风险,政府就应该是个大侠,不象武打片那样把坏人斩尽杀绝就是废物,此类观点其实是暴露不少中国人不光对国际社会,连对政府的基本常识都很幼稚的窘境。

我们为同胞生命惋惜,希望航空安全完善,政府尽职尽责,但现实并不理想,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也包括公众学会明事理,会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