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悬赏掌摑」不是大马文化 而是暴力野蛮文化

76

(马照欣) 大马的政治人物,水平日益低下;除口出恶言外,如今更恫言掌摑对手。看来,神圣的国会有朝一日变成政客的擂台也不出奇。

近日,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公开悬赏500令吉掌摑內政部长阿末扎希,理由是阿末扎希无法捍卫沙巴州东部的安全,导致仙本那一再发生掳人事件。这当然是政治花招,旨在炮轰对手而已。不料內长反將杨德利一军,悬赏501令吉挑战杨德利亲自掌摑他。

两名资深政客玩政治游戏,最后竟变成互相「悬赏掌摑」,也是大马政坛创举。但此风不可长,更应临崖勒马,以免影响新一代的从政者。

如果我们不太善忘,应该记得「扬言掌摑郭素沁事件」。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农历新年期间上传的《马来犀利啊!》贺岁短片引起爭议。一群马来非政府组织更在吉隆坡举行集会进行抗议,將鸡血洒在数名民联领袖的肖像上,甚至当场宣佈「悬赏掌摑郭素沁」。

当时,郭素沁亲自报案。而民联国州议员也纷纷在各地警局报案要求彻查该组织。但內政部长不以为意,还认为警方没调查的必要,並表示悬赏掌摑不是种威胁。

在最近的马航事件中,巫师依布拉欣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作法而成名,他不满青年体育部长凯里敦促警方將之逮捕,放话要掌摑凯里。

这一系列「悬赏掌摑」,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威胁;威胁和恐嚇在大马法律中已属刑事范围,如果身为部长和国会议员者被人威胁掌摑,警方完全没打算採取行动是非常离奇的。尤其非政府组织「扬言掌摑郭素沁」是一个非常坏的先例。

如果有人不满郭素沁的做法,除了公开驳斥,也可採取民事诉讼,指对方的行为含誹谤性质等,但无权担任法官兼执法官,扬言要「悬赏掌摑」对方。我们毕竟生活在法治社会,所谓的「非政府组织领袖」应该都受过基本教育,懂得自重,而不是准备以拳头来教训对方。

我们对政治人物,尤其担任高职者应当也有更高的要求。要批评政治对手当然没问题,有亏职守的政客也应受批评,但不是「悬赏掌摑」。这己经超出了法律范围。

警方花费不少时间调查网民对一些领袖的恶搞,为何不拨出一点时间调查「悬赏掌摑」?我们的部长和国会议员都需要警方的保护,不能隨意被人掌摑和恐嚇。

掌摑不是大马文化,而是暴力野蛮文化。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