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政府取霸王画装糊凃赖账 结党徇私滥用万六公款

59

(真相网 / 郑小龙)正当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大放阙词,针对马航客机失联事件自称若当权可以在一秒钟内作出决定之际,雪州民联政府领袖却被指买霸王画不付钱,认购领走两幅拿督沙末赛益的画作后赖账,被著名作家乌达亚山卡揭发后还强词夺理装天真,以为画作是免费的,最后还要为州行政议员糊涂窝囊的过错涂脂抹粉,不但没有任何人认错道歉,州行政议会甚至用纳税人的钱买单,议决动用公款买下拿督沙末赛益两幅共值一万六千令吉的作品。

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日前推介新小说,活动上意外爆出一名雪州行政议员曾向沙末赛益购买两幅画作,但却没有付钱的消息。经过媒体报道后,雪州政府议决,将会为两幅画买单。雪州行政议员罗兹雅昨天指出,她之前掌管雪州文化理事会时,雪州政府曾向沙末赛益颁发一个奖项,而沙末赛益则把两幅画交给雪州政府,但州政府并不知道必须付钱。

民联的行政议员竟然不懂得分别“购买”与“赠送”? 若沙末赛益“把两幅画交给雪州政府”是免费赠送,州政府为何没有在一秒钟内向沙末赛益道谢,并在画作上志明“本画作由文学家沙末赛益馈赠”?

政府领导受非政府组织、商界邀请主持开幕剪彩典礼,并接受“贵重纪念品”,已经被先进国家视为受贿贪腐行为而加以立法严厉管制,为何民联州行政议员不婉拒沙末赛益的厚意,还当之无愧的收取国家文学家的“厚礼”?

这两幅画作到现在仍未曝光,既然州政府决定用纳税人的钱买单,人民也好奇到底这两幅画是否物有所值,州政府的透明度在哪里?

当年负责收取沙末赛益购买两幅画作的雪州行政议员到底是谁?是否当年管雪州文化理事会的罗兹雅,民联政府至今仍然没有给人民一个交代。有关行政议员当年收取了沙末赛益那两幅画作后,收藏在家还挂在货仓?

为何自封为“第四权”的媒体没有负起监督追究的责任?雪州在野党在哪里?欠缺有效制衡的政府难免胡作妄为,独揽大权的政府必然陷入腐败的泥沼,媒体及选民选择性对民联政府的宽容,将自食其果。

首位获得林连玉精神奖的友族同胞—马来文学斗士拿督沙末赛益,不但是群众熟悉的国宝级文学家,也是近年在政坛上叱咤风云的净选盟领导人,下图为沙末赛益在一项公开场合上展示其画作的新闻照:

AS-1

尽管雪州行政议员罗兹雅表示,这纯属一场误会并且强调,沙末赛益是於一场活动中将2幅画作交给州政府,不过因两方沟通出现问题,州政府当时未知要付款。但是,沙末赛益却揭露:“我有告知我是以画作為收入来源,而我略估后一幅画约8千令吉,虽然画得并非很美。”

雪州行政议员既然已经被告知两幅画的价值是一万六千令吉,而也被作者告知是“以画作為收入来源”,州政府是一什么心态收下这份贵重的“纪念品”?

 

沙末赛益或许自认对民联的大力支持而预期获得民联政府的“赏识”收购其作品来维持生活费,但民联政府似乎不够“敏感”,于人感觉“过桥抽板”。雪州政府财源丰厚,却不识趣,没有关照朋党,直到被“点醒”后,才“公开利益输送”。然而,这不就是巴结朋党徇私的腐败行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