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7)

 

(叶丽华整理)

剩餘价值

在林苍祐刚刚去世,檳城人厌倦了许子根的无為,感念林苍祐对檳城的建设时,接收林苍祐的剩餘价值对行动党来说,是政治需要。因為只有彰显林苍祐的伟大,才能突显许子根的无能,只有进一步让民眾相信民政党无可救药,行动党的政权才能长长久久。

但是,推崇林苍祐,只不过是為了接收他的剩餘价值,而非打从心裡认同他,所以有需要时,一样可以放弃。行动党在该党新党所开幕的纪念特刊上,将加入国阵的林苍祐列為反对党叛徒就是一例。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5月8日

—————————————————————————————————-

把问题抛向前朝
我国各级政府总喜欢推卸责任,或是把问题抛向前朝。既然问题祸根已种下,难道我们还依然纠缠在问题的起因而不积极想法子解决问题吗?

黄佩玲 《光华日报》记者专栏  2011年12月30日

—————————————————————————————————-

再转变遗祸

相信槟城人都还清楚记得,4年前308政治大海啸的那一天因“再转变”而投下的手中神圣一票,为的相信是希望看到真正的改变,希望听到:“前朝做错的,我们纠正了”、“前朝做不到的,我们做到了”、“前朝所不能的,我们争取到了”,总好过今天换回来的是一大堆推卸的理由。

陈富全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6月26日

—————————————————————————————————-

一篇评论文章

林冠英為了报馆高层提到的一篇评论文章,解读為向他挑衅而大发雷霆,让我感到很意外。

首长把此事解读為挑衅,在反击这篇评论之餘,也将《光明日报》另一名专栏作者东方惠的作品牵扯进来,此举让人觉得,林冠英是在借题发挥,甚於被人挑衅。

谢梅虹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2年7月9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