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因官车恶评不惜翻脸 人身攻击郑丁贤却越描越黑

林鄭1aa

(刘伟分析)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短短两个月内二换新车引起轩然大波,不仅国阵领袖和支持者批评他浪费,连民联盟党领袖也质疑他更换官车的必要性,甚至在505大选前支持林冠英的许多粉丝和评论员也认为他太过分,和他向来强调的清廉,完全是两回事。另外,林冠英在事件曝光时还表明乐意接受民众的批评,而且在州财政司二度发表声明后也说不会再回应此事。

可是,当林冠英看到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的《坐S-Class的首长》一文时,他显然吃不消,也忘了自己曾说过会虚心接受批评的话,发表了洋洋数千字,为自己二换新车的行动辩护。但是,这篇文章除了一再重复他之前的解释,以及不断吹捧自己出任槟州首长6年来的“丰功伟绩”之外,始终还是不敢针对问题的核心:为什么需要在短短两个内换官车的问题,以及在涨风四起,民众生活担子愈来愈重时,花30万令吉购买马赛地作为官车一事,作出清楚交代。

林冠英整篇文章的另一重点就是对郑丁贤展开人身攻击,而这就是一位经常把言论自由挂在口里的槟州首长的操行。堂堂一位槟州首长,只因为一篇文章而要向媒体人作出反驳,这就足以显示他的心胸是多么的狭窄,容不下其他人的批评。但他不是他第一次对批评他的言论“感冒”,之前已经有许多人,包括媒体工作者和非政府组织,只因说了林冠英自己觉得不爽的话,不是接律师信,就是要向他道歉。他可以说建国以来,最喜欢喊告的首席部长。这再次证明他是多么言行不一,一边厢说他崇尚言论和新闻自由,另一边厢则是打压批评他的人。

他也许真的以为自己是十全十美的tokong,永远不会错,所以一直来只有他批评别人,别人批评他,他不是喊告,就是把别人称为是国阵或首相的“走狗”。就像他在《郑丁贤的不敢、不能与不会〉一文中指郑丁贤“羡慕首相拥有白里透红的肤色及红润的嘴唇”一样。

可是,这次替他代笔的文字打手真的是出糗了,因为郑丁贤找到了这句话的原来出处,是记者引述纳吉的义姑姑因顿女士的谈话,刊登于2009年4月3日纳吉上任的专辑,但林冠英未经查证,就借用了他的兵团在505大选前惯用的材料,声称这句话是郑丁贤撰写,以藉此证明郑丁贤是纳吉的支持者,通过他的专栏打压民联,尤其是摆在神台上的林神。

林冠英说郑丁贤在污蔑槟州政府,其实是他污蔑郑丁贤。就如他要吹捧槟州储备金有多少是他的事,但他却故意不提12亿令吉储备金的8亿是前朝国阵州政府留下的。他到今天还坚持自己换官车没错,而且还在抹黑批评他的媒体人,才是让支持行动党的人,感到最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