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一般事实林亚礼引入外力 若有主权尊严何必密告纳吉?

lal umno long

 (李世民评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在主持马华今届最后一次中委会会议后一改早前以“党元老”隐称引入外力干预党选者,反公开点名前署理总会长林亚礼,炮轰林亚礼藉首相纳吉名义称马华需要新领导层,以阻蔡总捍卫原职。

老蔡在记者会上措辞强烈,指林亚礼时代已经过去,“巫统站出来人人都怕”的说法已过时,宣示马华在处理党务有自己的主权。蔡细历透露,纳吉与他会面时亲口否认曾同意林老之说,称不要蔡细历蝉联总会长,或马华需要新领导层。老蔡也说,他向纳吉表明马华不是国大党,意即无需外力介入调解。

对此指控,林亚礼向《中国报》否认有关说辞。他辩称,会见纳吉是为了告诉首相马华需要新领导层,而他从未把话套在纳吉口中。林老表示,他在马华1020特大前求见首相,反映该党不曾在过去召开特大谴责党领袖和他本身所关心的事情。林亚礼宣称,他只是代表华社把他本身也认同的事转告首相,向首相反映。他宣称,只要蔡细历仍是马华总会长,他绝不会出席马华活动。

他强调不曾要求首相干预党选,更不曾藉首相名义指马华需要新领导层。林亚礼说“当我向首相反映马华需要新领导层新形象时,首相听后并没有回应,但也没有不同意”。

林亚礼以上说辞模棱两可,即他仍想表达,纳吉听后没有回应却又未表明不认同,是一种默认。他心想,如果说言论遭扭曲,该怪纳吉的沉默。

争拗无谓,请看《星洲日报》与《中国报》在1118日及19所刊登的访问内容,真相一目了然。(见下图)林亚礼sdfs

当时,林亚礼向媒体自揭曾主动求见纳吉,而首相同意马华需要更换新领导层,以带领马华重获华社支持。当时他明确表示,首相同意他的意见。现在,他却说首相没给予回应。

是媒体扭曲他的言论?还是他蓄意误导媒体,误导党员,误导大众?

林亚礼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要求蔡细历仿效前总会长黄家定,决定不蝉联后召集现有党领袖商议,安排最佳的接棒团队。还说当年AB队党争,他和前总会长林良实协议引退,接棒的黄家定平定党内纷争,不会批评谁没资格接棒。他虽然这边说“我没有权利告诉你该支持谁,抬举中央代表才是造王者”,却猛替问鼎总会长的爱徒廖中莱背书,说廖中莱是最合适的人选。

林亚礼是廖中莱的政治恩师。廖中莱自1987年担任林老新闻秘书开始,便跟着林亚礼拜师学艺。1999年,林老把文冬国会议席交给爱徒,让他守土至今。基于爱徒心切,他在大选后便炮打蔡细历,要老蔡即时下台。当蔡细历批评廖中莱性格软弱没有主见不适合领头时,林老狠批老蔡,指后者无权阻廖中莱攻顶。

林亚礼频频发言,还在特大前拜见纳吉,希望纳吉出手相助阻止谴廖提案,施压蔡细历退位,过后又公开称首相要“新领导层”,到底为谁辛苦为谁忙,心照不宣。

倘若林亚礼不是抱持想巫统干预党务的心态,哪会特地求见首相说是道非?

马华党务事何须向巫统申诉,林老纯粹是为了找个人聊聊吗?

当年,AB队党争,外界看来是因为南洋报业收购风波所导致。但真正的导因是,1999年林亚礼决定不再参与大选惟保留署总职,属意由徒弟陈广才接替他成为内阁部长,但时任总会长林良实没有依从,只让陈转任副财长,AB队恩怨由此而起,南洋报业风波只是引爆党争的一个机遇。2003年,前首相敦马退位,也连带要求双林齐走。在AB队各分得总会长和署总后,双林引退。

说白了,一切全为权位争斗。如今,林亚礼为了捧爱徒上位,亦不惜妖言惑众。

蔡细历说“林亚礼时代已过去”,是不希望马华再被冠上巫统仆人的贬称,不让外力干预党政得逞,拒绝任何向巫统叩首的行为。只是当年在巫统安排引退的林亚礼终究奴性难改,还想引入巫统来干预党选,制造自己属意的领导层。

据悉,林亚礼爱跟周围的人说,廖中莱就是林亚礼,林亚礼就是廖中莱。或许是因为他认为廖的性格言行举止都像极了他。若果说廖中莱会是林亚礼的翻版,马华派系斗争有可能平静吗?马华能抗衡巫统吗?马华能重新崛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