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选民对民联情投意合 调涨执照费如同授权任宰割

selangor pkr ppl long

(林育琪评述)正当吉隆坡人为吉隆坡市政局大幅调整门牌税而表示不满,而行动党联邦直辖区议员也号召吉隆坡市民1116日到市政局大厦集会并提呈抗议书予市长之际,雪州民联政府也大幅调涨商业执照费,其中蒲种工业区出现商业执照更新费用暴涨300%的事件,让业者大喊吃不消。

然而,向来强调以民为本的雪州政府却认为调涨有理。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说,雪州已经26年没有调整商业执照费用了,更何况新的收费是根据2007年修改的计算法为基准,州政府是拖了6年才从明年起正式落实。

一直反对涨价的雪州行动党国州议员在这个课题上也全部缺席了,甚至是县市议员也没有为业者请命,显然他们都认同雪州政府调涨商业执照费是合情合理的。

之前政府宣布允许国家能源公司从明年起调整电费时,火箭议员说国能年年赚钱,今年盈余更超过40亿令吉,根本就没有理由提高电费。如果是按照这个逻辑,雪州政府的财政情况也好,地方政府年年也有盈余,那为什么要调涨执照费呢?为什么国阵宣布起价,民联就呱呱叫,说国阵不体恤民众,民联宣布起价,难道就不是加重民众的经济负担?

雪州各行业的商业执照费,其实是前朝国阵政府在2007年通过,并准备在2008年中旬生效时落实,但308大选后,民联上台执政后,认为执照费的调涨非常不合情理,所以在进行深入讨和深思熟虑后搁置了,没想到505大选再次执政后,民联州政府觉得落实的时机已到了。套用邓章钦说过的一句话,选民在505大选再选了民联执政,等于是他们认同民联的政策和理念,包括即将落实的调涨商业执照费。换言之,民联领袖觉得,505选的结果等于是选民授权他们做任何事情。

国阵就是因为被指不体恤民众而遭到唾弃,如今民联才开始第二个任期就露出真面目,让一些人觉得民联已经重蹈国阵的覆辙,否则就不会在议员大幅加薪时,还扮可怜说他们要兼职才能生活,让许多打工仔听到刺耳,因为他们的薪水若能调整十多巴仙就已经谢天谢地,议员调薪最终87%才说刚刚好。更糟的是,虽然引起巨大争议,甚至连民联最高领导层也认为涨幅过高需要重新检讨,但雪州政府还是坚持不会改变,薪水照加。还有调涨商业执照费势在必行。选民要怪就怪自己有眼无珠,因为民联领袖会说,你们不都是在505大选投票给了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