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政府仿效白毛人民吃草 行动党高薪养廉论以官为本

pr high pay long


(郑怡恩评述)当国家正式陷入了技术性经济衰退的当儿,民联执政的雪兰莪及槟城朝野议员竟然仿效砂拉越给自己加薪,幅度高达100-200%。若以首相推行的关键表现指标(KPI)来评估,我们的州议员是不是也要有100%的进步表现,才能要求这样的薪水涨幅?

2009年沙巴州议员薪金从3,300元调涨61%至5,300元,即受到舆论抨击,指沙巴是天然资源最丰富的一州,却也是国家排名第二穷的一州。沙巴州议员喜欢给人民惊奇,不自动减薪也罢,竟然还自动加薪,而且幅度高达61%,怎不叫人民气结?反对者也还举证吉打的民联政府一度自愿减薪。

雪州议员明年大调基薪,从原有的6000令吉薪金,翻倍调高至1万1250令吉。如果再加上各项津贴约4700令吉,州议员月入近1万6000令吉!但雪州大臣强调说,由于雪州政府能力有限,所以薪金、退休金及津贴的调整幅度上限,不可能像砂拉越州政府般调薪200-300%。

雪州大臣的说法,于人印象砂拉越州议员月入是雪兰莪州的200-300%,或3万至5万令吉。但事实并非如此,砂拉越州议员的基薪是一次过调涨至15,000令吉。而雪州在308大选后已经调薪至1万1000令吉,这回再度调涨后已经与与砂拉越一样。雪州是否感觉理亏而必须制造这样的错觉来合理化调涨幅度?

大选时民联与砂拉越民联的支持者呼天哭地,说大马人民水深火热,国难当头,一定要全力支持改朝换代,否则国家将陷入民不聊生的绝境。岂料当砂拉越州议会大选后一开会就即刻通过州议员也加薪200%时,行动党州议员不再以民为本,而是与白毛全力合作大家一起加薪200%。

白毛开了双倍加薪的先例,最先仿效的竟然是民联执政的雪兰莪州,民联在砂拉越的大选口号“白毛不倒,人民吃草”原来是这个意思,毕竟民联州议员不会陪人民吃草!

檳州也宣布將会在下个月的州议会中提呈州议员调薪的议案,以將州议员基薪及津贴调涨到相等于雪兰莪州议员现有的薪金及津贴收入。如此一来砂拉越、雪兰莪及槟州州议员的薪金将高过国会议员(薪资)法令235条款阐明的月薪6508令吉。紧接而来的将是国会议员调薪200-300%。

正当州民在为了生活,苦苦的支撑的时候,这种加薪人民看在眼里是什么感受? 民联领袖反对消费税时指政府必须先提高人民收入才可以实行,要增加门牌税、电费时,民联议员唯一的标准反对理由就是民不聊生、人民薪水原地踏步、应增加人民入息才来谈涨价。如今民联自己加薪100-300%,是否人民收入也达到了这个水平?

州议会这种做法,根本没有苦民所苦,只会富上加富而已,而人民却吃草,使贫富差异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很多老百姓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中,连属于自己的一个居所都没有,月收入还不到政府所规定的最低薪,这叫人民情何以堪?

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为州议员加薪背书,说可以达到高薪养廉之效果。这是行动党对新加坡政府“高薪养廉”的错误认知。新加坡版高薪养廉果真为了“养廉”?其实,从一开始它就被误读了。该国实施高薪政策,并不是用来“养廉”,而是为了吸引人才。

实际上,新加坡领取高工资的只是总统、总理和部长,新加坡高官的工资与普通公务员差距之大,可以说是世界之最。且新加坡并非毫无根据地给高官高工资,是法律根据国情和劳动力市场决定的。新加坡法律规定,部长工资是全国48个薪水最高的银行家、律师、会计师、工程师和企业总裁的中线工资的三分之二,其他级别的公务员工资也参照此标准制定。

民联与国阵政府除了“舒缓压力”的理由,还有什么指标规范调薪标准?难道人民已经“舒缓压力”或没有州议员那样急需“舒缓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