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全国党员应拒聘外佣 雪槟先禁聘外劳阻外汇流失

wsy workers long


(张良评述)一些有真知灼见的政治领袖,发言往往一鸣惊人,但有些生番薯领袖一开口就自取其辱。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党选曝光度,而在冷气房看外劳,乱弹经济,被民联粉丝嘲笑的例子之一。他发文告说,我国外劳汇款数额3年增长超多100亿令吉,显示首相纳吉所谓的经济转型计划始展现显著成果,实际上是一个掩耳盗铃的说法。

怎样掩耳盗铃呢?他的引述官方数据,指出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外劳每年汇回国的款项日益庞大,在过去3年翻倍,即从2009年的100亿令吉,增至2012年的近200亿令吉。”结果此言一出,黄思汉立即成为众矢之的,成为行动党的包袱。

黄思汉的伟论被《大马微新闻》转贴后,读者反问黄思汉:『不如你来做外劳的工作, 我给你1.5倍的工资, 不要再为华商倒米了, 没有外劳谁来帮你工作? 废物议员。』另一名读者也质问黄思汉,如果不聘用外劳,国民又不做他们的工作,谁去建筑高楼大厦、高速公路或呆在油棕园工作?

黄思汉对我国外汇因为外劳寄钱回乡而流失感到不值,但却没有提出一套可行的方案让行动党领袖的子女们享有先进国的待遇积极去当建筑工人、园丘工人、保安人员及筑路工人。黄思汉说政府应该探讨的是如何增加国人的平均收入, 而不是靠不断输入外劳,让外汇大量流失。但华社都知道行动党早就做好准备当政府的吗?与其促请政府探讨,黄思汉何不公布行动党及民联的外劳政策,让人民还看看民联如何“增加国人平均收入”及大幅度降低外劳汇款数额?

黄思汉要为国家节省外汇的创举令人侧目,但与其发文告呼吁后就坐等中央政府“增加国人平均收”及“降低外劳汇款数额”,黄思汉何不说服民联执政的两大拥有众多外劳的州属——槟城及雪兰莪,率先实行零外劳政策?黄思汉自以为是国会的在野党议员,忘了本身是执政党的州议员,黄思汉当下拥有政权,何不与州务大臣丹斯里卡力及英明神武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探讨”如何尽快下令州政府发展机构及属下的发展计划全面禁止聘请外劳,同时聘请本地人“增加国人平均收入”,以示行动党真有一套提升国民收入的好政策?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也曾在2007年促请政府阻止外牢掠夺本地人就业机会,禁止外劳在制造业领域工作,并减少他们在服务业领域任职。 如果当时联邦政府相信陈清凉的伟论,在六年前就禁止外劳在制造业领域工作,今天就不至于流失两百亿外汇,但槟城第二大桥至今不能开工了。

外劳出现在我国社会反映出是一个官、资、劳三方动态辩证发展的复杂是社会政治经济现实。外劳之于大马经济及社会,已非经济学及企业认定的单纯经济面缺工问题。印度海外劳工给家人寄回的外汇总额为71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名列第二,劳务输出收到的海外汇款总数为600亿美元,在大马当脚底按摩师、中医师、推拿师的也不少,让我国外汇流入中国,黄思汉应该从雪州政府做起,维护国人当脚底按摩师、中医师、推拿师的机会,增加国人的平均收入,禁止外劳中国外劳在雪州做工。坐言起行,就是脚踏实地的政治人物,否者就是得把口,只会讲不会做的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