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沁走后门进雪州政府 政治联系官架空大臣权力

slg structure long

(张良评述)在公正党顾问安华的指示下,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受委为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后,行动党中委会也建议,由该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出任雪州政府政治协调官。类似政治协调官职务偏向于做党务工作,应该属于党职,而非州政府官职,执政党利用“协调”政务为名,动用州政府的钱聘请党领袖搞党务,是徇私滥权的做法。

公正党安华已经讲得清楚,他安排该党总秘书赛夫丁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一个特别为“党利益”而设立的官职,是要确保党在州政府中的利利益没有受损。而非确保党的政策得以落实,惠及民众及国家,而较后一份在马来部落客之间流传的文件也揭露赛夫丁这个“政治联系官”的各项任务中,皆以保护党利益为主,例如掌控州内公正党宣传机制,应付敌对党的攻击等等。

结果民主行动党也有样学样,其秘书长林冠英表示,郭素沁担任的协调官,是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的委任地位及条款相似。随后,预料伊斯兰党也要委任它的“政治联系官”,政党加紧控制政府行政,如此一来,政府的行政自主权将荡然无存,党务与政务不分,除了党政不分,州政府的决策还得经过党的审核过滤,确保执政党的利益没有受损,才能够实行。

林冠英说“敦素沁的委任建议,是为了确保行动党在民联政府的平等伙伴地位及均势。在这方面,伊斯兰党也应该有一名政治协调官。”林冠英主动帮伊斯兰党讨一个“政治联系官”,你一个,我一个,大家享用纳税人的金钱来给政党养党工。

为何民联州唯独三党需要委任“政治联系官”而吉兰丹及槟城不需要?现在雪州民联三党都要委任党高层领袖在“大臣办公室”监督大臣,确保各自政党的利益没有受损。人民利益摆在什么地位?政权一到手,争官职就争个不停。后来各党还要在大臣办公室安插一个“肉眼”,监督大臣分配资源时是否对三党公平,这个官职的出发点是为民,还是为党?

赛夫丁的政府官职据说底薪就高达RM15000,三名政治联系官的费用,加上各种奔走各地搞党务的津贴,起码每月也花费100万雪州纳税人的钱。这就是雪州选民赋予政府三份二垄断权力,民联掌握垄断性政权后,三党为所欲为,损害人民及国家利益的第一炮。

行动党雪州主席郭素沁当了国会议员,还要在大臣办公室霸占一个官职,她放弃竞选州议席,原本打算入主布城党部长,却两头不到岸,其高级行政议员白白被拿督邓章钦取代后,竟然走后门回到雪州做官,美其名帮邓章钦及欧阳捍华做“政治联系”的工作,不就是当林氏父子的耳目,当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的“实权领袖”?

伊斯兰党雪州主席恰巧也没有当行政议员,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进入雪州大臣办公室,监督大臣及该党行政议员,避免党利益受损。公正党自己开了先例,也没有理由加以反对,如此一来大臣办公室可就热闹了,三党三个总指挥,大臣该为人民办公,还是为这些党领袖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