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董事会:增北华小纷争主因‧“叶爱揽权排挤异己"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4日讯)增江北区华小新任董事会指出,增江北区华小原任董事长叶新田,因爱独揽大权、排挤不同意见者,以及不积极处事,才是增江北区华小纷争的主因。

该校董事会指出,增江北区华小的家协、校友会、赞助人和教职员等过去在前董事长叶祥发领导的时期,包括当时任董事的叶新田都是融洽相处,一起建设学校。

“直到叶新田任董事长后的这几年,因其爱独揽大权,排挤不同意见者,以及不积极处事才是纷争的主因。"

该董事会今日在文告中重申,增江北区三机构的争议事件,与近日一连串的华教事件没有直接的关联,增江北区华小与广大的华社一样,支持设立关丹独中、昔加末独中和解决华校师资不足等的立场。

针对叶新田近日的言论,该董事会发表了5点说明。

董事会5点说明:

1.排挤家协及校友会

叶新田自己承认2011年单方面提呈的董事会名单只有9人,没有家协及校友会代表。

家协及校友会未被徵询,也未召集进行董事会的複选会议,这是刻意的行为,如今却辩称是尊重家协及校友会,“不列入家协及校友会代表"是一种尊重的行为,是何等荒谬的逻辑!甚至还指他们可委任不是家协及校友会的校友任董事,因为教育法令只规定家长及校友,没说明一定要来自家协或校友会。

这就是叶新田的企图,若不是家协及校友会揭发及媒体舆论压力,叶新田可能已得逞了。叶氏公然不列家协及校友会代表为董事,说明他才是“对着干"的始作俑者。

2.“叶氏集团"垄断董事

自叶新田任董事长后,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引入许多与增北华小无渊源的“外人"任董事,这当中包括2009年3月4日董事会接纳为赞助人同时也在当日即刻委任为董事的邹寿汉和张光明,2010及2011年再委任陈德隆,蔡逸平和陈日佳任董事。

熟悉华教工作圈的朋友都知道,这是典型的“叶氏集团",对增北华小而言,这些人才是“不明人士"。

我们无法认同这种不按程序及情理,革除校长为董事会秘书的职务,把校长变为列席者。去年提呈自己的9人名单时,根本不是校长经手处理,即未处理也就没有所谓提呈假资料的事情。革除校长为董事会秘书的职务在先,现在却回头怪责校长,可见其一手遮天的行为。

3.董事成员每年更新及複选

华小的董事会由家协、校友会、赞助人、信托人及官委各3位代表组成,每组成员每一年都有董事届满及选举,家协更是每年改选,代表也可能更换,所以华小董事会都需重新选举各项职务,并在选举后提呈新的董事会名单注册。

这是许许多多华小实际的运作情况,叶新田指责家协主席张顺发不懂装懂,看来过去几年到处宣传“董事觉醒运动"的领导人,自己都不觉醒,搞不清楚情况。

再不然就是办事不力及无效率,没每年更新董事会成员的名单。

4.大马彩公益金捐款,彰显叶氏的“怠惰"

我们在上篇声明中揭发叶新田连大马彩公益金要求进一步的学校资料,那已经是近5个月前的事,至今都没提供给该基金会,说明叶氏办事不力及无效率。

叶新田却胡乱指家协联同副校长企图绕过董事会,私自去索领。

这种胡言乱语的指责,再次彰显叶氏搞不清楚状况。

大马彩公益金事实上要求增北华小提供进一步有关需要修复及建设的学校设备。我们对大马彩公益金要直接处理或交由董事会处理修复及建设工程没有意见,只是希望儘快处理。重点是叶氏在数个月后仍未回函大马彩公益金,这是典型的“怠惰"。

5.叶新田的“过去式"和“现在式"

在增北华小前董事长叶祥发的领导下,我们当中不少人都曾与叶新田一起担任董事,强调内部团结,共同对外是当时的共识。

叶新田在叶祥发的提携下,也遵循这种团队精神,然而这些都是叶氏的“过去式"。

“现在式"的叶新田擅于内斗,排斥不同意见者,办事低效率却常以“非董事会责任"推卸及编说藉口,例如教室虫蚁蛀蚀问题,家协去年已拨款请虫蚁公司处理,叶氏却指今年请专家检查却没发现虫蚁,说家协抹黑他不做事。

这种“去年"和“今年"时间顺序的错乱,说明“现在式"的叶新田颠三倒四,其心令人不可测。

至于去年学校电房烧毁的事件,面对这种紧急优先的事情,倘若在前董事长叶祥发领导时,必然第一时间处理。

而叶新田起初以为是“非董事会责任"的理由推卸,展现事不关己的态度,后来在各方施压下才处理。更令人心寒的是,叶氏现今把责任推给曾与他并肩共事多年的校友会主席刘玉明,体现“现在式"的叶新田!

我们这群长期热爱增北华小的人士,在华教工作上厌倦纷争内斗,希望还增北华小一片淨土,儘快结束纷争,共同建设学校。

(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