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南丑态纠缠雪民联 如何是好阵脚大乱

(曹义宽评述)雪州大臣卡立在2年前的2010年,亲口拍胸膛说,要针对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Talam)之间的所谓“债务重组计划”,发布白皮书,向人民交代清楚其中的债务交易详情,以示民联州政府的透明清廉。

结果这个承诺一拖就拖了2年,到了今天,卡立口中的白皮书仍然不见踪影。直到最近几个月,在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不断揭露内情、挑出疑点之下,卡立日前才终于宣布,将在11月19日,正式公布达南白皮书。

如果不是蔡智勇咄咄逼人,别说这份白皮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公布,或许连达南问题也永远都不见天日,人民将永远都不知道达南债务内情的疑点重重。

不过,达南白皮书在11月19日那天到底是不是真的会公布,当然还是未知数。卡立2年前说要公布,结果2年都没公布,到了11月19日卡立如果又说基于某某原因,还是无法公布,那也是不足为奇的事情。

我们就当雪州政府真的在11月19日那天正式对外公开白皮书了,但是一份白皮书竟然要延迟了整整2年才丑妇见家翁,白皮书都变了黄皮书,这起码说明了2点:

第一,民联承诺要透明化执政,他们真的做到了,只不过这种透明化是需要一点时间的,比如他今天说要透明化,然后他2年后才透明化给你看;

第二,这份白皮书花了长达2年才见得光,可见其内容是非常难撰写,达南债务交易确实是问题重重,雪州政府用2年时间,费尽心思才把它写好。

为了应付蔡智勇的逼问,卡立还委任了4个所谓发言人,以代表雪州政府针对达南课题发言。4个发言人分别是瓜拉雪兰莪区国会议员祖基菲里、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士拉央区国会议员梁志坚及州务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委任发言人这回事也是有趣得很:

一、作为雪州政府成员的大臣卡立和其他行政议员如郭素沁、欧阳捍华和刘天球等,他们是直接拟定和决定达南债务重组计划的人,但他们却对这个课题不发言,好像一无所知,反而4个非雪州政府成员,毫不相干的国会议员竟然比他们还了解有关课题?竟然能够代表雪州政府发言?

二、如果4个发言人比雪州政府还要了解达南课题,那么卡立早在2年前就应该礼聘他们,协助撰写达南的白皮书,早早公布白皮书,就不用拖了2年。

三、以后雪州政府遇到任何他们不想回应,或者不方便回应的课题或丑闻,只要委任三五个发言人,代为回应就可以了。

达南课题也戳穿了民联的虚伪面目。

平时,连不见一条头发都说要成立皇家委员会的林吉祥,却不见他说要对达南课题成立什么调查委员会。

不断抨击国阵政府的安华,在雪州担任经济顾问,竟然爆出一个涉及10亿令吉的达南丑闻,而他却好像置身事外,跟他无关一般。

而最喜欢叫人家辞职谢罪的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在达南课题上也表现得非常“仁慈”,竟然没有以他们一贯的正义标准,要卡立和安华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