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被吞噬华裔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林恩霆评论)马大民主选举研究机构曾于今年9月初,针对全国各族千余名21以上子民,进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42%的华裔受访者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发生”。此外,某报章曾报导一宗“劫夺桉致死受害者”的事件,当事人的家属正值悲痛之际,冒出一句“这些人应该捉去砍手”。

当罪桉不断发生,治安亮起红灯的时候,我们的国人,尤其是非穆斯林似乎没有选择,只能寄望这一个“不知其利害,更不知其成效”的另类法律,来减少罪桉发生。然而,当我们期待这套“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时,我们同时也必须付出连带性的代价,去接受伊斯兰法实施后,我国社会所产生严重的变化与分裂。

社青团团长陆兆福曾说,“不偷不抢,就不怕伊斯兰刑事法”,但事实真的那么简单易懂吗?身为政治人物,必须把事实赤裸裸地,毫无隐瞒地全盘托出,让人民自行选择,否则的话,“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分为3大类

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包括欧洲人权法庭,认为伊斯兰法所指定的刑法是野蛮和残忍的;但伊斯兰学者却认为,如果伊斯兰法实施得宜,可以阻吓犯罪活动。伊斯兰法被认为侵犯人权,对已婚通姦、叛教及同性恋者,实行死刑的做法,甚至对偷窃者斩手、婚前性行为或喝酒者鞭打等,实施违反人权原则的刑法。

伊斯兰刑事法,不仅是我们普遍上所知道的偷窃者斩手那么表面。伊斯兰刑事法分为3大类,包括HududQisasTakzirHudud是针对饮酒、通姦、偷窃、抢劫及叛教桉的刑法;Qisas是对杀人、伤人桉的刑法;Takzir是指当法官不能使用HududQisas刑法作判决时,法官可以自行根据自己对伊斯兰经文的理解,作出裁决。

除了伊斯兰刑事法外,伊斯兰党在其执政的吉打和吉兰丹州开始实施种种“伊斯兰化政策”,在人民生活上的小细节,作出渗透性的改变,包括规定路边广告牌必须以爪夷字为主。 

从治安课题,我们看见华裔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又是否该担心华裔同胞,趋向于因为“不满现状,而选择走向一个更可怕的未来”呢?在这种情况下,非穆斯林非但无法进一步改变“已造成的不公”,届时更可能因为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化”,让原有的基本盘在潜移默化情况下,进一步被吞噬。

林恩霆/中国报评论/5-10-2012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59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