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化激发华社危机感 火箭担忧月亮一味做到底

(董佳燕评述)近期,吉兰丹非回教徒接连接获伊斯兰化政策下的罚单,引起人民对丹州治理方式的广泛关注。

一名少年和少女在公园跑步时嬉戏,男生背起女生,被开罚单;两名男子深夜在机场的停车场看飞机,被指行为不检,遭开罚。4人的控状是行为不检,也有报道诠释为“幽会”。

陆兆福在非回教徒频遭“执法”事件揭发之初,便将矛头指向国阵,声称官员中有亲国阵卧底故意生事,好让国阵能够抓紧机会打击民联。

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符芳侨宣称开罚单者为一名该坐在办公室的行政助理,质疑为何身为文员的官员会外出执法,甚至在非上班时段的晚间在外头“巡逻”,让民联领袖以为逮到机会,有默契地将事件描绘成确有国阵卧底在制造事端,疯狂反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以指导者姿态提醒丹州政府尽快纠正“搞破坏”官员,还声称自己和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沟通,慕斯达法爽快答应会解决问题。

正当人们都盼着伊党要如何解决的当儿,慕斯达法竟然出言捍卫哥市议会开罚的举动。

慕斯达法澄清罚单内容并非注明“幽会”,而是“行为不检”,与此同时强调市议会官员针对行为不检人士开罚有理。慕斯达法捍卫市议会举动,并指此乃援引1986年哥打巴鲁市议会公园条例,向4名行为不检的非回教徒发出传票,无关伊斯兰法。

那么,行为不检的基准在哪里?什么样的动作会被视为行为不检?

少男在公园背起少女,涉及色情了吗?两个大男人坐在车内看机场的飞机升降,碍着谁的眼了?4个人,到底是哪一方面行为不检了?

民联以为将字眼转移便能够抹去伊斯兰化政策、规条明正言顺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事实,躲过问责。

伊党说不会为这些小课题向刻意炒作并扭曲事实的《星报》提告,哪怕这个小课题经已成为非回教徒社会热议的课题。

事实上,伊党是心中有鬼不敢上告,害怕会有更多骇人听闻的回教化侵蚀非回教徒权益案例被抖出来。否则,民联哪会平白错过打击国阵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