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置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权力 老马把选民当作愚民看待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早前曾指政府正全面研究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不过首相马哈迪随后马上表示,会暂时搁置这项计划。他指出,这项决定是基于政府必须修改宪法,且需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使希盟的政治改革承诺,希盟入主布城后却以种种借口违背其政治承诺。马哈迪若不是把人民当作完全不懂立法程式的傻瓜,就是把选民当作愚民看待。

众所周知,任何政府政策的落实,都要克服重重难关,除非这个国家零反对党。为何当年在野的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疾呼朝野携手修宪,在宪法12(4)条文中加入一段解释,指“家长”(parent)字眼意即“父亲与母亲”?卡巴星难道不知道修宪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任何执政集团要落实必须修宪的政策,必须极力游说反对党支持,政府也要确保议案不会在上议院被拦截下来。人民扭开电视,看看奥巴马花多少时间游说共和党议员,让医保法案在美国两院通过,再看看马哈迪轻描淡写说做不了,就懂了。为何当年老马为了修宪限制苏丹的宪赋权力,他全国巡回展开运动争取民意,利用媒体放大苏丹滥权事件,拼尽一切力量来达到目的?

显然马哈迪根本不想要改革,希盟的政治改革已经被马哈迪丢进马桶冲走了。君不见老马他一谈第三国产车,政府的策划就一日千里吗?君不见再向东学习一提,93岁的老人家就千里迢迢去了日本三次吗?马哈迪最近说,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一定会去做。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是剥夺老马的霸权,对老马来说,当然是不对的,因此根本不会全国巡回展开运动争取民意,更不会游说反对党支持,最可悲的是,行动党再也不敢坚持“政治改革”。

卡巴星在2013年卡巴星促请国阵中央政府提呈修宪案,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司法争议。他说,如果政府拒绝提呈修宪案,那么他将会提呈一项私人法案,以寻求修宪。 行动党有没有任何国会议员向卡巴星学习,提呈一项私人法案,以寻求修宪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否则,行动党不是已经变质,被马哈迪同化了吗?

今年6月,行动党依斯干达布蒂里区候任国会议员林吉祥建议,在7月14日召开的国会,通过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为民主缔造历史。他说,实施体制改革或有各种涉及修宪的建议,但若不能获得所需的国会三分二大多数票确保通过,那么就让2018年宪法修正案草案仅涉及一个独立条款,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难道林吉祥不晓得修改宪法,需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今年8月,马哈迪透露,一些必须涉及修宪的改革,比如限制首相任期不得超过两届,或赋予国会权利,可能必须搁置。“这些改革可能要搁置,直到我们获得足够的支持为止。”限制首相任期不超过两届及赋权国会都是希盟竞选宣言的承诺。目前希盟掌控下议院不足2/3议席,若要推动改革,必须获得国阵或伊党部分议员支持方能通过。

希盟拒绝为修宪落实政治改革而游说反对党支持,却假设“国阵或伊党部分议员”会投修宪反对票。为何林吉祥却建议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就是政治改革必须坚持既寻求突破的道路吗?

希盟获得选民的委托,却一再推搪责任,以“国会三分二多数席”为借口,行动党为何选择性遗忘,该党在历届大选的主打竞选主题,竟然就是“破除国阵三份二多数席的垄断”?为何希盟现在也要求选民给予她“三份二多数席的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