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從來不相信種族平等  利用巫统伊党土权制衡火箭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哈迪從來不相信種族平等,而政治上他也必須繼續操弄馬來人不安的情緒來給非馬來人,尤其是火箭的临时父子之流,迫使他们为了保住老马恩赐的部长职位而安份守己,否則難以駕馭。君不见林吉祥跳出来捍卫内阁否決ICERD后,立即跳出出来帮马哈迪擦鞋,捍卫老马的立场,甚至威胁华社封口,以513论来恐吓华社吗?
全球共有14个国家还未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我国是其中之一。许多比大马落后的国家早已经签署,其他倘未签署的国家,预计有瓦努阿图、朝鲜、缅甸、南苏丹、库克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萨摩亚、纽埃、图瓦卢和汶莱等。
网民嘲讽道“马来西亚也只不过是和缅甸朝鲜同样一个STANDARD罢了。还谈什么先进国?”,“连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印尼都签了,我们竟然和那些不知名的国家还没签,还说先进国?”
扬言改革大马,带领大马变成新马来西亚的林吉祥,却跟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同样论调,用513来威胁要求终止种族歧视的选民,不再捍卫种族平等,自己把火箭“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冲进马桶,成为带领行动党变质,被判选民及其支持者的千古罪人。
评论人唐南发指出,說到底,騙了非馬來人選票再恐嚇非馬來人是老馬幾十年慣用的技倆。不簽ICERD也就算了,居然還有學者評論人表示“理解”,阿Q地自我安慰說“至少打開了討論空間”,或“回歸民間對話”,雖然這些人一開始也瞧不起民間,認為沒有老馬就無法動員群眾反巫統。又彷彿過去我們未曾在敏感議題上嘗試踩底線。當年納吉濫權下,伊斯蘭教國和阿拉等字眼的爭議我們都安然度過啦!難道一個“大不同”的希盟連這點都做不到?換作是當初納吉公開否決ICERD,這些人會如此寬容嗎?
拉曼创校以来,第一次不获政府资助,而林冠英就是第一位不拨款给拉曼的财政部长。然而,希盟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里除了通过乡村发展部给MARA (人民信托局) 约37亿令吉的拨款以外,也通过教育部拨出了24.64亿令吉给玛拉工艺大学 (UiTM),加起来约61.1亿令吉。显然就是公然的歧视,
最近,在反对签署ICERD消除种族歧视公约的一片叫嚣中,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在一项于清真寺举行的集会上说了一句话:政府一旦签署,就等同所有种族平等!为何再也没有行动党领袖敢站出来批判这马哈迪的马仔?
依布拉欣阿里一开始就出任土权主席,土权的顾问就是老马。土权打着要为权益被非马来人挑战的马来人争取和捍卫之旗帜,以责骂、攻讦和在敏感地带挑衅为能事。依它顾问敦马的说法:“由于现今人们开始质疑独立前的社会契约,甚至主张忘了社会契约,因此让土权有了发挥空间。”
青蛙阿里与他的土权在敦马领导希盟之后,变得有所收歛。但最近為了ICERD的課題延燒,依布拉欣阿里与他的土权又跳了出來,联同巫统与伊斯兰党反对簽署ICERD,为马哈迪护航,加紧制造恐慌煽动种族的言论。
最终,林吉祥也变成小丑,跟青蛙依布拉性阿里,土著权威组织,伊斯兰党际巫统,一起维护马哈迪式的“歧视”,尤其是针对肺土著的歧视。台湾民进党执政不到三年就在九合一选举中惨败,民进党是火箭的师父,仿效民进党的民粹竞选模式,以抹黑对手,打压异见造势,不思改革,大马火箭执政不到半年已经堕落到跟土著权威组织一样的水准,成为马哈迪歧视非土著的马前卒,必遭华社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