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马哈迪主义歧视非马来人  拒绝消除种族歧视政策

(真相网 / 张达昌)总检察署人权、国际机构和事务组主任沙拉胡丁博士日前公开指出,我们仍有许多国内法律不符合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要求,目前而言我国仍未准备好签署该公约;他的言论受到在场人权活跃分子和人权律师炮轰,指许多国家都是先签约才修改国内法律,为何大马却相反?
全球175个国家已签署联合国反歧视公约,大马是仅15个少数未签约国家之一,竟与朝鲜、缅甸和安哥拉等国家齐名,马华全国妇女组副主席兼马华柔佛妇女组主席黄友凤表示,没有看到任何希盟政府改革的决心感到失望,并认为希盟誓言打造出一个对种族主义零容忍、完善制度和经济蓬勃的大马只是在欺骗人民。
沙拉胡丁狡辩称,若大马要承认联合国上述消除种族歧视公约,就必须修改联邦宪法第153条文,此款文涉及马来人的特殊地位,还有许多国内法律要修改。
著名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则驳斥沙拉胡丁的言论,指政府一直政治化种族和宗教课题,并藉口指大马社会由多元种族和宗教组成,仍未准备好加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公约。事实上,许多国家都是先有政治意愿,承认该公约后才着手修改国内法律,以符合公约要求,但大马却倒转,需要先修改国内法律后才签约。
隆雪华堂前任会长陈友信曾促请政府废除国家干训局,避免公务员思想继续遭荼毒。同时呼吁政府,立即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1969),以向国际社会展现我国欲打击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之诚意,并采取积极措施,通过教育民众促进族群之间的理解。
从希盟上任以来所推行的政策来看,维护土著权益的议程不断,从经济事务部门主催的土著经济大会、拖延承认统考课题及第11大马中期检讨计划报告等,都是强调强化土著经济地位的措施。
医生作家林韦地就此撰文批判“自馬哈迪和希盟政府上任以來,以人權成績表現慘不忍睹,繼續在政策上歧視華人和印度人等少數族群,(所以無法簽署聯合國反歧視公約),公開壓迫LGBT社群,檳城土崩造成外籍勞工人命傷亡,至今無人負責。馬來西亞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打著偽民主光環,實質行各種壓迫,剝削和歧視的政權,值得所有人民反思。而有不了解其中細節,不了解馬來西亞歷史的國際媒體,將這種新巫統新甲必丹新國陣的"政黨輪替",視為馬來西亞的"民主成就",更是令人覺得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