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说大道收费不能废 行动党部长在内阁当花瓶

(真相网 / 林敬祥)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其中一个竞选承诺。拿督斯里安华也说,倘若民联执政必会废除收费站。 然而首相马哈迪现在却违反承诺,说要求高速大道不征收任何过路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结果,网民群起围剿马哈迪,嘲讽马哈迪“你之前所说全部都是骗人的,我对你们希盟失望了,还搞什么国产车,这边又说救国,骗人民的选票,下一届休想我会投给你!”
 
马哈迪甚至厚颜无耻说:“我们制定竞选宣言时没有想到会执政的,现在我们执政了,这个竞选宣言却是一大负担。”这不就是承认希盟的竞选宣言是一纸谎言,纯粹为了骗取选票的骗局吗?
 
扬言希盟竞选宣言是希盟四党共识的安华及林吉祥,若不敢纠正马哈迪,是否应该站出来向人民鞠躬道歉,承认希盟根本就没有就其竞选宣言取得共识?
 
马哈迪强调,他曾表明希盟政府需要检讨竞选宣言,因为当中一些承诺一旦推行就会耗损国库。马哈迪在大选前就曾说过,取消大道过路费是行不通的,并直言未必能遵守希盟宣言的承诺;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则指出,希盟政府只有在我国经济好转后,才能落实废除收费站的承诺,并强调肯定会废除收费站。何时才算经济好转?十年,二十年,六十年?马哈迪说高速大道不可能免费使用,林冠英说“肯定会废除收费站”,谁说了算?
 
马哈迪的“大道收费不能废”政策,若不是内阁的决策,内阁成员不就是当家不当权的花瓶吗?为何马哈迪可以超越内阁,擅自决定重大的政策?承诺废除南北大道收费站,以及废除加叻大道收费站的行动党领袖,为何如今变得像温顺的猫咪一样沉默?
 
重温私营化大道的历史,就会发现所有的私营化大道都是老马发起的来养朋党的计划,当然不能废除。现在政府的钱就是要拿去做国产车3.0养朋党,让人民受苦。当年南北大道造价59亿,奇怪的是,政府补偿南北大道已过200亿,而且收取的过路费已过363亿,老马应计一功。
 
潘儉偉曾指出,廢除大道收費站只需250億令吉,而非國陣政府指的2310億令吉,然而日前希盟工程部長卻告訴國會,廢除大道收費站是非常困難的事,因政府將需承擔高達4000億令吉費用,這也遠比國陣政府過去公佈的數額更高。潘儉偉是否应该站出来坚持他所说的“廢除大道收費站只需250億令吉”?
 
潘俭伟在2010年建议,政府应该先通过国库控股修改南北大道的特许经营权条件,同时为脱售南北大道公司采取公开招标,以达致双赢的局面。如今的潘俭伟及行动党部长,若当家又当权,为何不敢重复他的建议?
 
林冠英在大选前放话,一旦希盟下届大选执政,将废除南北大道收费站!去年,针对何时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一事,林冠英说“我们曾于2008年后致函要求中央政府废除该站收费,但中央政府非常不愿意。”他反问马华,“我们没有中央政权要怎么做,你们有中央政权应该去做!”
 
林冠英及潘俭伟如今有了中央政权,为何也不去做?火箭有中央政权,所有做不到的承诺,全都以“国债”为借口,希盟辨不到事,不要信口开河,还講竞选宣言不是聖旨,人民受骗,外资嚇跑,經济,马幣挫跌,还要增加新税收,無形向人民开刀,民生水深火熱,担子越来越重。经济那里有机会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