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意剝削资深高技术移工 林财长要招財還是趕客?

(真相网 / 林敬祥)財政部长林冠英日前贸贸然宣布,任何工作资歷达10年的熟练外劳,申请延长工作期限至3年,每年1万令吉的人头税將由雇主和外劳分別承担20%和80%。结果引起各界强烈反弹,没有征询民意的傀儡财政部长马上U转,说基於政府接获很多指熟练外劳无法承担80%人头税的反馈,因此恢復雇主承担100%(每年1万令吉)人头税的政策。

大马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拿督江华强指出,政府不太了解问题在哪里。无论是雇主全负担又或是雇主和外劳分批承担都行不通,因为雇主难以承担1万令吉的人头税,如要外劳承担80%也行不通。U转后的雇主承担100%(每年1万令吉)人头税的政策,是否还会再U转呢?

去年12月,劳工局副总监罗斯曼阿都指出,雇主一旦发现违规,将被要求奉还从外劳薪水扣除来支付人头税的数额。他说,若雇主仍没有这么做,劳工局将援引劳工法令第24条文对付相关雇主。该法令第24条文阐明,雇主不能扣除职员薪金。他强调,雇主需从2018年1月1日起,承担外劳人头税。

在没有修改法令之前,林冠英要雇主非法扣除外劳人头税?更何况,外劳事务是内政部事务,内长是否已经委任林冠英代任内政部长?否则为何林冠英越俎代庖?

时事评论人唐南發点出,到目前為止,移工人頭稅(levy)依舊是內政部的權限,林是財政部長,不應該越俎代庖,混淆視聽。“ 前朝已規定從2018年1月開始,移工人頭稅由雇主全面承擔,以此減輕移工的負擔,避免遭仲介剝削,也讓移工可以安心工作,無需為了繳付龐大的人頭稅而借貸,陷入債務危機”。他也质问“新政府至今仍未就此改弦易轍,因此林財長口中的“八成人頭稅由移工負責”是否內閣決議?又基於什麼樣的研究或諮詢得出結論?”

林冠英宣布这项人头税重组的新措施预料在3年內,可为政府带来近10亿令吉的收入。不过,江华强认为,该笔税收不应该从这项外劳措施上获取,而是应该促进企业发展,让企业赚取更多来帮助政府增加税收。

过去14年从事移民及移工事务的唐南發精辟分析指出:“林財長是否知道新國政府為了吸引專才,留住人才,技術越高的移工,人頭稅就越低?為了鼓勵移工自我提升和增值,新加坡還透過職總(NTUC)提供各種培訓和課程,通過職業鑑定的移工,人頭稅將獲得減免;相反的,林財長提出的RM10,000不但無法幫助移工提升技術,還會促使他們往新加坡尋找機會;那些月入不足RM5,000的移工就算缺乏往外尋找工作的機會,被迫留下來,待遇肯定大不如前,他們還會專心工作嗎?能夠負擔一年RM8,000人頭稅的移工,還需要老遠跑來我們這裡被剝削嗎?

他强调"根據內政部的分類,技術移工包括月入RM10,000以上的外僑(expats)。假設林財長的人頭稅涵蓋了這個群體,那就別指望未來的年月,馬來西亞可以吸引更多外國專才。有條件和資格的外國人,大可到新加坡,香港甚至印尼和泰國碰運氣,幹嘛要平白無故每年繳個兩千美金就為了在馬來西亞工作?雖然這筆錢對外僑不算大筆數目,但周邊的國家沒這個要求啊!賺港幣和新幣也比賺馬幣划算對嗎?所以這個措施究竟是希盟政府深思熟慮以後的結果抑或財長本身突發奇想咧?是在為我們招財還是趕客咧?"

林冠英是否还记得他在2017年1月11日强调内阁把雇主承担外劳人头税的措施,展延至2018年一事,还是太早?林冠英当时发短讯回应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内阁议决展延上述措施,直到2018年一事。林冠英也在光大召开记者会,公布行政议会要求政府展延有关措施的决定。他说,我国经济正在下滑,未来经济状况还会更糟,现在不适合落实上述措施。他说,若落实有关措施,雇主就必须承担50亿令吉的人头税,加重成本。“反观外劳,则有更多钱汇回国家。”他说,经济好时,政府可与商家慢慢洽谈,以落实有关措施,但现在经济不好,不应落实。

林冠英做了部长,就选择性遗忘自己说过的话?自己作了政府,就不懂得“可与商家慢慢洽谈”?林冠英是否认为现在经济很好,所以落实雇主承担100%(每年1万令吉)人头税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