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图政治化大马国家通讯社 火箭政治委任被打嘴巴

(真相网 / 林敬祥)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丹斯里莱士雅丁认为,聘用《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有欠妥当,因此劝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重新考虑此项安排。根据“当今大马”报导,莱士雅丁形容,委任旺哈米迪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对方或政治化这个国家通讯社。

林冠英于2018年5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文告,宣布希盟联邦政府将让媒体免于恶法,废除压制媒体的恶法与政策。结果呢?马哈迪宣布《官方机密法令》必须加以保留,废除《印刷与出版法令》的承诺再也没有下文。如今还要政治化国家通讯社。

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主题是“媒体、公义与法治,继续监督政权”,林冠英当时说这非常切合第十四届大选的现况,因为马来西亚媒体已经被压抑与控制数十年,无法有效的扮演监督的角色。如今希盟执政,为何委却拥有政治背景的《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企图压抑与控制国家通讯社?

林冠英在国会做反对党时也强“一个自由的新闻媒体最重要的是能提供一个公开的场域给所有的政治阵营人士及相关利益的公众向掌权者问责。因此本届大选,是一次改革立法体系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的良机。”然而, 希盟执政后,非但没有“提供一个公开的场域给所有的政治阵营人士及相关利益的公众向掌权者问责”,也没有“改革立法体系禁止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反之却违反承诺,通过政治委任,把《马新社》当作《火箭报》来办,如何专业?新闻自由如何得以实践? 连土著团结党也加以反对,火箭领袖不觉汗颜吗?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曾质疑道:我们支持在野党,在野党就一定支持新闻自由吗?竞选宣言有多少可信?国阵2004年承诺的“警察特别委员会”到今天还在跳票就不用说了,对不起,在野党的纪录也没有太好。

黄进发强调,替阵1999年(当时包括行动党)、2004年的竞选宣言都要求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请问7年来丹州、前5年丁州的替阵州政府向政府曾有那么一次向联邦政府要求过吗?(那不是州政府权限?呵呵,刑事法和铸印金币什么时候是了?)《印刷与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对任何执政者都那么好用,如果在野时连演习废除都舍不得,当朝时为什么要自废武功? 到时候要拖还想不出理由吗?“

莱士雅丁强调“我们之前也说,别委任政治人物进入特定的机构,而这是个全国性的机构。聘用一名明显代表政党的人士,意味我们自打嘴巴。”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非但自打嘴巴,还被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丹斯里莱士雅丁打嘴巴,足见民主行动党已经变质,不再捍卫新闻自由,不再谈改革立法体系,当官后,就迫不及待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甚至不惜令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失去公信力。